甜小饱和🐾

熊孩子们的作死之旅(中)(欢乐小甜饼,腹黑家长ec vs wanda&pietro)

cherikpotter:

上: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da7595


wanda在pietro打开门后直奔进她的房间,从衣服里掏出那本把她的肚皮都磕红了的书,埋在枕头底下,但她左思右想,感觉还是不能放心,故又把它转移到床单下方。


又过了几分钟,她意识到如果charles给她讲睡前故事的时候正好坐在了书上面,一定会起疑的,便又把书翻出来,塞到去年英语书的封皮里,随意的插进书柜的一排课本中。


pietro倚靠在门边,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变着法子藏书,便询问道,“你把书扔书包里不就得了,charles daddy绝对不可能翻你的书包的。”


wanda瞪了他这个没有心眼的弟弟一眼,“爹地刚才要你从我书包拿纸巾的时候,你脸上惊恐的表情相当于直接告诉他我书包里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好吧!”


“爹地顶多只会怀疑,如果找不到证据的话,他也不能给我们定罪是吧。”pietro觉得wanda有些太过神经质了,“ 况且,爹地也许啥都没看出来呢。”


“但愿吧。”在外边跑了一天,在车上的时候又不得不精神高度绷紧,wanda感觉到浑身的力气都丧失殆尽了,她脱掉外衣,躺倒在床上,过了几分钟便沉沉的睡着了。


·······································································································································


这边厢,erik打算进厨房做饭前,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扫了一眼 令他熟悉的号码,摇摇手指头,向望向这边的charles示意由他来接电话。


“你好。嗯??哦,是的没错,那真是谢谢你的关心了,再见。”erik回应的声音从平静到疑惑,最后再到压抑着风暴的低沉。


“亲爱的,你还好吗?“charles见丈夫青筋暴起,愤怒的直接把话筒摔在了沙发上,便走过去,贴在他身旁,安抚的拍他的肩膀,”pietro这次又干什么了?他炸学校了?”


“不,这次的主谋不是pietro.”erik气急而笑,“wanda为了逃课,向老师撒谎,说你的腿摔折了他们得回家陪在你身边。alex此次打电话就是为了来询问你的‘伤情’,顺便夸奖两个孩子‘懂事’。”


“所以我刚才的推测全是对的,我并没有冤枉他们。”charles倒是很平静的接受了erik告诉他的事实。


erik皱眉,他不能理解charles的表情为何淡定到毫无波动,“charles,你怎么一点也不生气?他们居然为了逃学,不惜编出你受伤的谎话。”


“哦,亲爱的,原来你是在为这个感到愤怒啊。”charles为丈夫偏到不知哪里去的重点咯咯笑起来——“我爱这个人总是跟我不一样的看问题角度,而且我每天感觉都更爱他一些。”他甜甜的想。


于是他情不自禁的挪坐到他大腿上,和眉间写满烦恼的他面对面,伸出手贴上他坚毅的脸庞,抚慰他隐藏的、只对他一个人分外柔软的内心,“erik,看 着我,我在这里,好好的呢。”


午后的阳光晕染在charles鸢尾色的蓝眸中,内里涌动的温柔让erik呼吸一窒——他把近到咫尺的爱人紧紧地揉进怀里,手掌摩挲他曲线优美的肩背。


“我知道,因为我不会允许你出任何事。”过了一会儿,他在charles耳畔旁沉吟,发出深情的誓言,惹得charles一阵脸红心跳,扑过来吻住这个只给他说情话的、古板德国人的薄唇。


·········································································································································


被抱着在沙发上亲吻温存了一会儿后,charles慵懒的靠在erik肩头,“所以 这次你想如何处理?”


“charles,你肯定不会同意我的惩戒方式。”


“你只要不打孩子,咱们都好商量。”


“我要打的话,也只会抽pietro的屁股。这次肯定是他唆使他姐姐干的。”


“啧啧啧,erik,你看看你这心偏的。不过我倒是以为,这次其实是wanda先出的主意,她一定是出于什么重要的原因才会不得不撒谎逃课,我对我们养大的宝贝女儿还是很有信心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先按兵不动,等暗自找出她带pietro逃课的缘由后,再决定施以怎样的惩罚。”


“是的,不过这是我的意愿,你知道的,我总是持有hope。”charles望着erik的眸中透着探究,他深知他的丈夫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总是与他有着诸多的分歧。


“你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erik对他点点头,他在这件事的处理上赞同charles的方法。


charles因为他们本次难得达成的默契孩子气的欢呼,erik宠溺的看了一眼他摩拳擦掌准备整人的得意样子,起身去厨房为一家人做晚餐了。


·······································································································································


charles在楼下叫了几声“孩子们,吃饭啦。”,没有人应,于是上楼走进孩子们的房间,推开门发现两个孩子正背贴背睡的香甜。


他帮他的小天使们掖好被子,静静的在床边站了一会儿,感觉到心渐渐的 柔软下来,“算了今天暂且放过你们两个小坏蛋。”


捡起孩子们丢在地板上的外衣,正准备轻轻带上门的charles却突然停下 脚步。他观察到了不对劲的地方——wanda从某种程度上继承了erik的强迫症,她书柜里每一排的书都是按照从低到高的顺序摆放的,而现在某一排 中确有一本显眼的特例。


“哈,看来明天是时候让你们的爸爸来个大扫除,让我来次钓鱼执法了。”charles拖着下巴,眯着眼睛微笑起来。


而pietro和pietro在睡梦中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ec的26字母微甜饼(下)(完结)(各种AU设定,非常非常虐狗注意,看完请漱口)

cherikpotter:

还是请配合清水食用本蜜罐


上篇: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b70359


中篇: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bac08a


Truth serum(吐真剂)


"lehnsherr!你居然在我刚才喝的生骨灵里下吐真剂!”charles从病床上一跃而起,愤怒的揪住前来“探望”他的死敌的领子,“你这个忘恩负义的 毒蛇,我在球场为了救你被游走球打下来,摔断了腿,你现在却对我使阴招!”


“哦?你是不是骂错院了。”erik戏谑的看着面前咬牙切齿,完全抛弃掉往日温文尔雅贵族形象的斯莱特林。


“你!你无耻!你卑鄙!”charles生气到声音都在颤抖。


“我还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他给他补充。


“对!你还无情无义无理取闹!”charles骂完才意识到重复了死对头的话,“你不许学我说话!不对!呸!我才不学你说话!”


“扑哧··”erik终于绷不住笑出来了,他已经逗弄够了这个小斯莱特林,“charles,你喜欢我吗?”他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低声问他。


“鬼才会喜欢你这种——”想这么呛回去的charles却无法忽视心底的声音,“charles,你明明喜欢他,要不然怎么会在分院的时候对分院帽说你想进格兰芬多?要不然从来不主张暴力的你怎么会跟嘲笑他是泥巴种的斯莱特林同学打架?要不然怎么会在期末复习的时候违反宵禁偷跑出来与他一起照顾海格的龙?要不然怎么会因为邀请他到泽维尔庄园度假的事情与母亲争吵?······”


可恶···烦死了···也许说了就能得到解脱吧,反正他无论如何也抵抗不了吐真剂。这样想着,charles干脆闭上眼睛,横下心,对erik大声喊道::“lehnsherr,我喜欢你,你要是敢嘲笑我我就——”


“唔··”话还没说完便被欣喜若狂的erik搂抱住,以吻封缄。


“我也喜欢你,charles。”


·······································································································································


“哈?你没有放吐真剂?”


“对啊,为了套你的话忽悠你的。”


“·········可恶,我居然中了placebo effect····”


“那是什么?你这个小书呆子又在咕哝我听不懂的了。”


“就不告诉你,蠢狮子!”


“那又怎样,你这条精明的毒蛇不也栽在蠢狮子身上了。”


“闭嘴!格兰芬多扣十分!”






UC新闻


“美国纽约,美国纽约,最大废铁厂,卖个泥头废铁厂倒闭了!王八蛋厂长万磁王吃喝嫖赌 ,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没有没有办法,拿着股份抵工资。原价都是三百万、二百万、一百万的股份, 通通二十万,通通二十万!万磁王王八蛋,你不是人,我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秘书Emma憋着笑给基诺沙董事长念完这段登载在uc新闻头条的控诉以后,问他决定如何应对。


erik托起下巴,笑起来:“那就如股东xavier所愿,让他妹妹在一个月以后成为我的小姨子。”




Vampire(吸血鬼)


晚上逞强没吃饭,到了11点,charles终于撑不住了,他端起erik故意放在桌边的夜宵狼吞虎咽,结果把舌头咬破了。


在走向浴室,打算冲凉水止血的时候,他看了眼对面紧闭的房门——erik因为他节食的事情开启了冷战模式,已经一晚上没跟他说话了。


停下脚步,charles微笑起来,他已经有了与丈夫和解的好办法。


他把食指戳进舌头创伤处,故意把血抹到嘴边,然后猛地冲了进去,把灯关了。


“charles?”erik不明白自己这个精灵古怪的爱人又在搞什么鬼,他从椅子上起身,摸黑走向门时却被忽然冲过来的charles扑倒,压在床上。


感觉到脖颈被舔舐,一股腥味随着皮肤上沾染的液体萦绕在寂静的空气里,erik警觉地眯起了眼睛——他就着从窗帘上泄进的几丝月光看见趴在自己身上的charles唇边有点点血迹。


“你吃宵夜太急把舌头咬破了?”erik哭笑不得,和charles结婚十年的他几乎是在几秒内就猜测到了原因,“看你还犟不犟,以后还敢不吃晚饭?”他 掌握了力度的巴掌落在charles的屁股上。


“不吃晚饭,吃你。”被当成小孩对待的charles又气又羞,报复的啃咬吮吸erik的锁骨,“我是吸血鬼。”


“··········”


“erik,你怎么没反应?我是吸血鬼!”


“吸血鬼是吸别人的血。不是把血抹在别人身上···你是不是改论文改多了, 脑子抽筋···”erik被这捣蛋鬼舔舐的有了反应,他握拳压抑住某种冲动, 翻身把这磨人精摁在床上老老实实的坐着,打开了床边的台灯。


橘色的灯光下,charles的唇上沾着的血迹已经干掉了,他不满的瞪着他“你没有被我吓到···上次万圣节也是,你这人真无聊。”


“因为你比吸血鬼吓人多了,你是吸爱鬼,以吸食我残留的一点人性为生。”


他无聊的丈夫说的情话,却让他心脏砰砰乱跳面红耳赤。


“油嘴滑舌!我要变成吸精鬼吸干你。”charles把灯又摁熄了,折腾爱人去了。


····································································································································


黑夜中erik带着笑意的绿眸闪过一丝红光,转瞬就又消失了。




Wednesday(星期三)


“xavier教授,为什么你每周三上课的时候就显得很疲倦啊。”


坐在第一排的一个女生在课前与基因学教授闲聊。


“因为昨晚是Tuesday night。”坐在她旁边的erik愉悦的回答道,“你说对吗?xavier教授?”


xavier教授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Split(分裂)


与erik观看了詹一美的电影,split以后,charles靠在他的肩头,告诉他:“ 你要是能暂时的分裂出别的人格就好了。”


“为什么?我一个人还不能满足你吗?”
“别闹,我说认真的,我希望你能分裂出6岁那年的人格,这样我就可以弥补你那时没有童年玩伴的遗憾,我还希望你能分裂出12岁那年的人格,我就能在你失去母亲,最伤心的时候,安慰你照顾你。”


“charles····”erik的声音有些哽咽,“谢谢你,都过去了。”


“最后,我还希望你可以暂时有18岁那年的人格,我会告诉他,you are not alone, because i will be by your side."




yoga(瑜伽)


在发现节食和剧烈运动等方法皆对自己无用后,在女儿wanda的建议下,charles开始尝试瑜伽瘦身——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最擅长做的瑜伽动作便是躺在瑜伽毯上深呼吸。


“我看你还是回房跟我运动吧······”被他拉着一起练瑜伽的erik终于忍无可忍,把像咸鱼一样摊在地上的charles抱起来,扛在肩上朝房间走去。




zombie(僵尸)


小巷中弥漫着让erik皱眉的味道——这里常发生丧尸袭击人类的事件,如此恶臭难闻便也不足为奇。


刚带领基诺沙爆掉一个丧尸占领区,他觉得疲惫极了,然而大脑依旧保持着警惕——这可是末世,没有足够的警觉便意味着被随时扑过来的丧尸生吞活剥。


感觉到背后有丧尸靠近,erik立马转过身,当即掏出枪就要爆它的头,却发现这个唇红齿白,长的相当好看的丧尸开口对他说话了。


“我能去你家住吗?先生。”它的腿好像受伤了,一瘸一拐的朝他前进。


“你是——人类?”他退后半步,握紧枪,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


“我想我不是人,是丧尸,因为我心脏已经停跳很久了。”它歪着头看他,蓝眸子里映着疑惑,“但我也没吃过人···那太恶心了。”


“啊,刚才要求也太唐突了。”它朝他伸出苍白的手,“你好,我是 charles xavier。”


erik从来没见过如此奇怪的丧尸:他不吃人,他会说话,他好像还存有人的理性。


这可真有意思,但erik没有因此放松警惕,他把手枪换到左手,右手抓住它冰冷的手指。






























 

画风变形中:

海的女儿王子 AU 3

这一张告诉我们有糖的时候要珍惜X

这次的上色不怎么走心。。。因为姨妈疼实在肝不动

大佬们就将就一下吧

前面的顺便放在下面

一:http://secyw.lofter.com/post/1d1eb214_eccb524#

二:http://secyw.lofter.com/post/1d1eb214_ec851f0#

【EC】Calls Me Home(第二章)

呂郁米:

古代架空AU,ABO有能力,各種種族,吸血鬼E X 代妹出嫁C,涉及多cp:

主cp:EC
副cp:HankXRaven
狼隊
錘基
盾寡(沒錯就是盾寡)

架空世界,國名與地名與事件都是採用現代和作者腦洞的。裡面不符合時事的部分還請不要較真。


Chapter 2





坐在皇位上的Erik Lehnsherr垂著一對灰綠色的眸子,靜靜的看著他遠從Britain來的Omega皇后。

他如鷹一般銳利的眼神在Charles的身上掃著。眼前的棕髮男人全身上下被長袍裹了個緊實,只露出了一張沾染了沙塵的臉和散在額前的幾縷棕色髮絲。

「你就是Charles Francis Xavier?」

Erik撐著頭,一臉毫不在意的問。

「是的,陛下。」

Charles抬起了頭,與Erik對上了眼。

偉大的皇帝Magneto陛下幾乎在看見那一對如藍寶石般清澈美麗的眼眸的那一刻便忘記了如何思考,他緊緊盯著那雙眼睛出了神,久久無法移開目光。

「陛下...?」

看著一直盯著自己看的Erik,Charles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他這個未來的丈夫,該不會真的想吸自己的血吧...?

「一週後舉行婚禮。」

意識到自己不適當的行為,Erik馬上站起身子,拂袖而去。

風塵僕僕的Charles被侍女領到了自己的房間。面積不大,但是卻十分的典雅。床在正中間,右邊有一個小陽台。但是Charles顧不得好好審視自己的房間,此時他只想好好洗個澡然後睡上一整天。

於是他打開了盥洗室的門,開心的發現大浴缸裡已經放滿了熱水。Charles飛快的脫下了那件穿了三天的長袍,踏進了浴缸裡。
就在他沈浸在溫暖與舒適的浴缸溫水裡時,一雙手按上了他的肩頭。

Charles猛然回頭,發現了一個一身白色長裙的金髮女人。

「妳是誰?!」

棕髮的Omega轉過身,看著眼前的女子。

「放輕鬆。我是Emma Frost,前任皇后,現任女公爵。你一定是Charles了吧!真漂亮。」

Emma塗著鮮紅丹蔻的手指輕輕的抬起了Charles的下巴。

「Frost女爵,久仰大名。只是,現在這個場合不太適合說話,相信Magneto陛下也不會願意知道我們兩個在這種情況下碰面的。請女爵先在會客室等我,我盥洗後必定盡快前往。」

Charles不卑不吭的說,態度沉著冷靜。

「不了不了,我就想來看看我們Erik的皇后會是個什麼樣的人。看到王子殿下如此貌美又聰明,我們這群臣子也放寬了心,想必殿下一定能成為陛下的賢內助的!我就先走了,婚禮上見!」

Emma笑了一下便走出了Charles的浴室。

看到Emma的身影消失在門後,Charles嘆了口氣,將自己全身浸在了浴缸裡。

赫赫有名的Emma Frost,Sebastian Shaw的白皇后。在Erik Lehnsherr反叛的時候毅然決然的站在了他的陣線,成為了Magneto最強大的夥伴。在戰勝之後被封為了女公爵,是一個可以直呼皇帝陛下名字的人物。

她看來不太喜歡自己,希望不要成為一個麻煩才好。躺在浴缸裡的Charles心想。


「讀心者?妳讀了他的心?」

Erik Lehnsherr看著眼前的女爵,皺起了眉頭。

「沒有,沒辦法。他要不是能夠阻擋變種能力就是個讀心者。你的皇后可真是有趣啊~」Emma笑了笑,坐在了Erik面前的椅子上。
「我有頭盔。」之前為了防禦白皇后而打造的頭盔,如今派上了用場。
「難道連創造皇位繼承人的時候也戴著嗎?」女公爵挑眉,帶有性暗示的句子從她那有教養的嘴裡吐了出來。
「我不需要繼承人,我不會碰他。」皇帝的臉沒有任何表情,面對手下的各種調戲,他已見怪不怪。
「哦~是嗎?多漂亮的藍色眼睛啊!Erik,你說是吧?不知道發情期的時候那對含著淚水的美眸看著你,你能不能忍住啊?」Emma看著臉色越來越難看的Erik,塗著鮮紅色口紅的雙唇勾起的幅度越來越大。
「我說過不准進去我的腦子裡。Emma,別逼我讓鑽石破碎。」Erik握起了拳頭,女公爵的項鍊瞬間貼合在了她的脖子上,一寸一寸的縮緊著。
「放輕鬆,小Erik,要拿下整個歐洲現在還殺不得我。」化身成了透明鑽石的Emma深吸了一口氣。
「出去。」皇帝鬆開了手,項鍊應聲斷裂在地。
「遵命,我尊貴的陛下。」女公爵行了個禮,走出了皇帝的書房。


這間房裡有家鄉的味道。

躺在床上的Charles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自從他踏進這個房間之後除了進來送飯的僕人以外他沒有見過任何人。房間被反鎖著,他出不去。也不知道Steve好不好?Raven的登基大典順不順利?還有一週後的婚禮...這一切都讓他煩心。

乃至於在看見窗外的蝙蝠時忘記了他未來的丈夫是個血族。

灰綠色眸子的蝙蝠停在了窗台上,靜靜的看著在床上滾來滾去的Omega。他在黑暗中笑了一下,接著準備飛去。

「別動!」

蝙蝠收起了張開了的翅膀,轉過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你是怎麼飛到這裡來的?要是被抓住了就不好了!」

藍色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非常的漂亮,Charles朝蝙蝠走去,寬鬆的袍子滑落了下來,露出了白嫩的鎖骨和一部分的肩膀。蝙蝠嚥下了口水,飛到了Charles的床上。

「你要跟我一起睡嗎?可是我睡不著呢...還是你要跟我聊聊天?嗯...就是聽我說話啦!」Charles撓了撓一頭棕色的捲髮,笑了起來。

蝙蝠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你也真是有靈性啊!那你就聽我說說話吧!我會拿水果當作交換的!」

雖然不太高興Charles把他認成了果蝠,灰綠色眼睛的蝙蝠還是在枕頭上坐了下來。

「我呢,來自一個遙遠的國家,要過海才能來到這裡哦!」

Charles一邊說著一邊在床上趴了下來,撐著頭看著蝙蝠。

「我的國家的人民們都很友善也很有禮貌。不過還是有些人沒那麼的好,那些不怎麼好的人們,他們歧視,迫害,殺戮。我很想要讓他們別這樣,可是很難,更何況...我也是被歧視的一員...」

藍色的眼睛無奈的眨了眨,露出了一絲悲傷。

「然後我被送來了這裡,這裡的統治者是個非常強大的人。據我所知,他攻無不取,戰無不勝。非常厲害。而且...長得很好看...」

看著棕髮青年微微泛紅的臉頰,蝙蝠得意洋洋的抬起了頭。

「只是...我想...其實沒必要打仗的。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好多種比戰爭更能解決事情的方法。可是皇帝陛下,偏偏選擇了鐵和血。或許,可能對他來說,除了戰爭就沒有其他方式了吧。」

Charles無奈的笑了笑,發現面前的蝙蝠好像不太高興。

「怎麼了嗎?你也知道Magneto陛下嗎?難道整塊歐洲大陸上的生物都認識他?」

藍色眼睛眨呀眨的看著蝙蝠,疑惑的表情十分的可愛。

蝙蝠搖了搖頭,張開了翅膀,朝窗外飛去。

但他卻在半空中摔了下來。

「天啊!你還好嗎?是不是翅膀受......!陛下!」

躺在地上的蝙蝠化成了一個裸體且高大精實的男人。

「該死。」

男人站起了身,低沈的嗓音講出了不雅的字眼。接著他扯下了窗簾,圍住了自己裸露的下半身。

「陛下!您...您...天啊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Charles驚恐的跪在地上,不安的看著皇帝陛下的後背。

「Charles Xavier,記得,管好你的嘴巴。要是你說的話被外人聽到了,你知道後果的。」

Erik冷冷的說道,接著走出了Charles的房門。

棕髮的Omega一直到自己劇烈的心跳完全平復時才跌坐到了地上。

這個使命太艱難,由鐵和血打造的國度充滿了太多危機,那些看起來不善的臣子,他未來的丈夫是如此的嚴肅霸道,在這裡沒有一個人真正歡迎他,關心他。Charles嘆了口氣,他好想Raven,還有那陰雨綿綿的國家。

在各種擔心和無助中,Charles緊皺著眉頭睡著了。

第二天清晨,Charles被一個輕柔的聲音喚醒。他眨了眨藍色的眼睛,看到了一個紅髮的女孩。

「殿下,請洗漱。」

女孩用浸過熱水的毛巾擦過了Charles嫩白的臉龐。

「妳叫什麼名字?」

王子殿下笑了笑,問道。

「Jean Grey。」

女孩順從的回答,拿起了潔牙粉遞給Charles。後者接過了潔牙粉,舉起了另一隻手,將兩隻手指放到了太陽穴上。

接著他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女孩。

「令人驚艷。」

Charles露出了一個興奮且驕傲的表情,而Jean則是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殿下,您還好嗎?」

紅髮女孩皺起了眉頭,遞上了一杯水。

「哦!我很好!只是...很開心而已!」

Charles漱了口,依舊掛著過分的微笑看著Jean。

「殿下開心就好。等會兒您用完早膳,我會帶裁縫來為您製作婚禮要用的服飾以及后冠。」

女孩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準備退下。

「那麼快?!剩下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能趕製得出來后冠?Germany的工匠是都不用吃飯睡覺了嗎?」

準皇后笑出了聲音,不相信在短短的6天之內能夠成功將后冠製造完畢。

「無能力之人是沒有資格存在於帝國中的。」

女孩冷冷的說。那毫無感情的語氣令Charles頭皮發麻。

「殿下請享用早膳,我先退下了。」

Jean說完便欠身走出了房門。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啊...?」

Charles扶著額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來到海德堡城堡已經5天了,Charles基本上已經熟悉了這附近的人事物。在Magneto陛下身邊的得力助手有Emma Frost女大公,還有紅魔鬼Azazel。自己的身邊有兩個服侍他的小女孩,Jean和Ororo。Charles這5天裡除了剛來到這座城堡時還有那天晚上不怎麼愉快的會面以外,便沒有再見過那位冷酷的皇帝陛下。不過仍是從Ororo的口中聽到了他每天的消息。

皇帝陛下每天清晨六時起身,接著練武。七時用早膳,然後處理公務。再來用午膳,下午和各大臣開會,晚上繼續處理公務。

「這樣的生活想必十分的無聊。」

Charles•雖然是個書呆子但是仍然每天跟妹妹出去野•Xavier在心中默默的想。

即將成為皇后的Omega對2天後的婚禮充滿了恐懼和期待。因為他那許久之前就前往遙遠的雪國和親的好友即將來到Germany參加皇帝的大婚。能見到好友的興奮之情讓Charles非常的開心,乃至於看到做好的禮服時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這...這個紫色是怎麼回事...?

「這是...?出自哪位的巧手...?」

Charles尷尬的笑著,看向了一邊的老裁縫。

「這是陛下親自挑選的布料和款式。」

裁縫師看著一臉茫然加震驚的Charles,微笑了一下。表情像是在說:「我懂,我都懂。」一般。

「好的...」

來自西方的小王子,在了解自己未來丈夫的路上,又邁進了一大步。






看完了狼3,在電影院裡哭到不行。好想要甜甜的狼隊啊!!!下一章婚禮,發狼隊糖和EC肉!請大家原諒我的更新速度,兩個月之後要考高中的人真心沒有時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