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小欠 - / /、

【等茗】我们结婚吧

言晤酱:

本子之未公布篇三


...................................................................................................................


老九门拍摄已近一半,在这过程中,虽有苦与刁难,应昊茗却也是撑了下来。可如今,望着面前一盘黄橙橙的..橘子?又复而盯着剧本一字一字看了遍,这下还是犯了难。也不知,橘子如果连皮也啃,这口感..一想到,嘴内都开始泛了酸。


转头看着身侧正用蹩脚国语记着台本的陈伟霆,还是屁股往那挪了挪,手肘刚碰到那人,陈伟霆就咧着口白牙笑了起来“择么了?”


应昊茗又靠过去了几分,这还没开口,就被导演一声‘准备’喊住,只得张着嘴型说了声‘没事’,屁股又暗搓搓的坐了回去。


现场工作人员虽多,却都是忙着准备场景,自然也是不会注意到。而随着导演一声action,应昊茗也就入了状态,如剧本上般对起了戏。直到台词说完,才随手颠了个不太大的橘子,就在沙发上这么一摊,侧过脸,瞧着陈伟霆在那说着原定台词,被灯光那么一打,倒连绒毛都看得一干二净。


一口咬下去,虽是苦涩,却也看了眼镜头,随即又转向那人,却正巧与他互为对视,看陈伟霆一个挑眉,嘴巴微张的样子,这一嘴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入口了。


卡!这一声算是盼来了,应昊茗把咬了几口的橘子放回果盘里,也就和导演说了声,人也就一个直奔去了洗手间。


洗了把脸,连带着两翼发丝都贴上了脸颊,水珠也是顺着下颚往下滑,闭了眼,鼻息间还是透出橘皮自带的果香。


等缓过神,再睁眼时,背后已然立了个人,虽说吓了一跳,却被陈伟霆那微蹙的眉头带动,人也回过身“哎呦喂,伟霆哥”拍了几下心口“会吓死人啊,我..”话还没说完,就看那人握着毛巾就擦了上来,那干燥的触感与下手的力道,还是让应昊茗一皱眉,就反摸上了那人手背“你生气了?”


“尼也太敬业了,那个辣么难次,尼也咬?”


“嗨,我还当什么事,那是道具组不小心弄错了,也是没法子。”应昊茗轻笑了声,两肩一耸,就把毛巾拿了过来,随意擦了番。


“窝看可不一定..”


望着陈伟霆那噘嘴间都带着股不羁劲,应昊茗哪会不晓得这圈中风气,却也是好笑于这人说的如此明目张胆,随手就将湿了的那面朝陈伟霆脸上一扔,正中面门,随后撒开腿就跑了出去“导演好像叫了哎!”


这一小插曲,没多少人提起,毕竟不温不火,向来不会被人注目,应昊茗也是无所谓,每日照样悠闲的拍着戏,除却晚上被陈等等占去的时间。


夜光薄稀,本是个早睡的好日子。奈何……应昊茗整个人都陷进了沙发里,斜眼瞟着,而某人却依旧窝在那看着剧本“伟霆,你天天大晚上的,还跑我这来,也不怕被狗仔拍到?”


许是背的太过用神,陈伟霆含糊的应了声,随即又说了句:“嗯?尼缩什么?”将台本一合,陈伟霆整个人都靠了过来“明天,窝就要和赵小骨拍场特别重要的戏哎,好紧脏的,不如,尼陪窝练一下?”


应昊茗搂着抱枕,这才侧过头,一脸的呆闷“我和你?”


陈伟霆连连点头,笑的酒窝一显“她戏份很骚的,不会太久。”


“是很少,骚是什么鬼。”出于好心,还是纠正了这港普“那就快点吧!”


看应昊茗算是勉强同意了,陈伟霆当下就把剧本抛到一边,强硬的掰过了后者的肩膀,就将人转向自己。


应昊茗侧过脸,看那钳制的手,不得不迫使自己入了戏,对的该是张家古楼,佛爷苏醒后与新月的一场腻歪戏。


从新月视角来看,陈伟霆此时眼带柔情,就像是盯着块蜜糖般,就差没直接凑上来舔了“这次多亏尼,窝才能白乔脱困。”


哪多亏她了,明明是我千辛万苦,跋山涉水去找你,女主就是出来捡了个漏。心内翻了无数个白眼,却还是勉力笑道:“启山,只要你好了,我不要紧的。”


陈伟霆嘴角上扬,身子也逐渐靠了过来,应昊茗这才想起,剧本中似乎在这块需要来个温情KISS,着力凸显一番男女主久别之喜。想到这,手也就放于对方胸前,微微一挡,借势想要起身,却被陈伟霆握着手,轻柔一带。


那人近在咫尺,却又于面颊一寸处停了下来,缓声出了口“如若我愿放弃所有,你可和我走?”倒是字正腔圆,可...怎么那么琼瑶?


应昊茗还在那胡乱想着,眼看超出了自己所认知的剧本,手刚在一旁摸索到了本子,却冷不丁被陈伟霆吻住了唇,那触感柔软,力道却是极大,直直的将应昊茗贯在沙发上。


从窗外倒影看来,只余两具身体互拥,和那逐渐紧扣的双手。


总算到了开拍,那日一吻,两人像有了默契,绝口不提,只在夜深人静,才会蓦然想到片刻。而此时,应昊茗整了整脖间领带,就看陈伟霆对赵小骨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而随着导演一声action,灯光这么一打,那人也就入了戏,弄的应昊茗也是一愣一愣的。


看话已对完,两人眼神这么一触,应昊茗想,这是要到kiss点了,也不知为何,总觉不堪入目。想来镜头也不会扫到自己,干脆也就放飞了自我


手肘撑在膝盖,就这么扭头遮了眼,顺带还轻咳了声。眼看与剧本有了偏差,张铭恩也是机灵的人,极其自然的演了下去。


卡!一场戏又是结束,应昊茗也不看陈伟霆,就一人去了庙外静看剧本,这树荫下凉风一吹,应昊茗更是烦躁起来,直接将剧本重重一合,才有一人对他伸出了手“次饭吧”那人背着光影,模糊了脸颊,却于应昊茗心中,就如同暖化了冰山一角。


搓了搓手,应昊茗也就接过饭盒,随手撩开了车窗黑布边缘,正眼看着外面,有导演接着抢拍他人戏份,有群演蹲在路边,啃着早就冷掉的盒饭,也有女演员在那,对着小镜子扑妆抹粉,总之啊,都为自己之后的人生尽力拼斗“怎么突然拉我进车房吃饭了。”


陈伟霆啃了口面包,又有些支吾的点了点食盒“尼..尼先次嘛,次好了,窝告诉尼。”


应昊茗哦了一声,也就随手一掰,拿出了一层,眉毛也就抖动着往上一挑,两指这么一夹,就端于两人之间“这挂坠,也能吃?”仔细掂量了番,除了垂下的W字母,并无特别“这W该不会是巧克力做的吧”


“介个不是W,似M,茗字的M!”


将物件把玩于掌间,一握紧,那字母轮廓的尾角硌的手心生疼“送我做什么?”


“那尼先回答窝,为缩么,突然改了剧本。”


“我那是和导演商量过的”有些心虚的端起一旁的水壶,看也没看,就直接喝了一大口。


“哦?怎么都没和窝这个主演缩一声。”


“我是觉得,对吧,毕竟是在民国,还是得有些女子的矜持,怎么着,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面,就么上了!”


看那人窘迫的样子,陈伟霆只觉好笑,人也是靠过去了些“那尼为什么心虚的喝了窝的碎杯。”


手忙脚乱下,将水壶放回了杯槽,又低着头扒拉了几口饭,这才想到,似乎是被套路了“不对啊,你还没说到底送我做什么?”


“没缩么,单纯就是喜欢”侧过身就替应昊茗将链子带好,毛绒的发丝,倒是骚的后者心内一悸,顺带还闻到了陈伟霆颈侧那股子似有若无的香气。


这说是喜欢,也不知是欢喜这物,还是中意这戴物之人。


只知道啊,他始终是戴了上。


只是不知,这款M吊坠与那W手环却是一对,也正正巧,佩戴在另一人手腕之上。


W与M,我中有你,你中亦有我!


 


自那日之后,有过不少人,导演、群演,甚至连张铭恩都凑上来问,这款吊坠的名堂。应昊茗只是两指撵着M子母,一脸无谓:“就是个挂坠呗,充其量,也就是有个牌子而已。”


张铭恩嘿嘿一笑,整个人更是靠近了些,扬起一副神秘莫测的面容“昊茗哥,这挂饰可是情侣款,该不是你有了谁吧!”


看对方八卦上脑的样子,应昊茗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阴影之中,甚至脑内都打起了弹幕,面色却依然未变“看着好看就入手了,哪知道他还分情侣款。”


“不止哎,你这款M系列吊坠,是女款的”张铭恩这话刚说完,就听到咔嚓一声,筷子一断“啊,导演再叫我了,我..我先走一步!”


而陈伟霆这边,整个上午的拍摄都正常依旧,除却中午那莫名袭来的寒气。这一关镜头,人都没来得及舒口气,就被应昊茗急匆匆的拽了走,就连身边的赵小骨都是愣在原处,回过神来也只顾跺脚生气。


将人一把推在墙上,手也啪的一声,打在那人耳后白墙:“说!”


陈伟霆嘴角一抽,人也摆出了副害怕,却又不失可爱的样子,声音更是软了下来“尼要伦家缩什么啦!”


应昊茗从衣领内扯出项链,在对方面前晃悠了几下“到底是几个意思?”自从被张铭恩这么一说,算是不敢在将这个乱放在衣服外侧


“没有意思..就是窝喜欢。”


“再说一遍?”


也没打算在瞒,陈伟霆就是咧嘴一笑,手也顺势从应昊茗手臂往下一划,借力一个翻转,上下位即刻倒了过来“窝缩,窝想泡尼!”停顿了下,才缓声道:“则不过似,晚了几年的告白。”


入耳就是一阵寂静,陈伟霆也不急,就是单单看着那人眼眸。


直到良久,应昊茗才回了句“几年,也够改变很多了。”手掌紧握,忍耐间终是把人推了开。


陈伟霆往一旁退了几步,侧眼看着那人离去,脚底却如上了板丁,无法挪动分毫,只留一声重力,好似敲打在了石墙之上。


直到晚上,应昊茗是一回房间就趴在了软质沙发上,整张脸都陷进垫中,那窒息感却是让他将这地方所发生的事,记得更为清晰。于脑中也好,在心中也罢,应昊茗知道,这是一生都无法抹去的。


他想……他是喜欢陈伟霆的,只是这段情感就像枯萎花枝般,无法立足于阳光之下,只得深埋心底。


他不想……两人关系如涅槃花蕾般,最终凋零。


应昊茗坐上窗台,就这么靠住冰凉墙面,头歪在落地窗上,就这么静静呆着。顺带望着楼下那一对对,灯光下手牵手散小步的情侣。


28岁的应昊茗曾问过29岁的陈伟霆:“在香港混的那么辛苦,为什么不放弃,何况你家里挺有钱呐,小伙子。”


29岁的陈伟霆只是扬起他那一惯傻笑,望着夜空,纵然没有一颗亮星,却足以吸引着来人“窝喜饭的东西,就一定不会放弃的。”转头看着应昊茗,郑重的问了句:“那尼,窝看也不错,为森么要让自己辣么累?”


“因为喜欢喽。”


回归现实,繁华千丈,也不过眼前映于窗上的烟火,应昊茗醒了一阵,脑袋轻抬,璀璨烟花没有迷住他的眼,视线却是被一人给带了住。


随手扯了件披风,就匆忙下了楼,彼时,应昊茗并不红,自然也就无视了要戴口罩,墨镜的习惯。


那房的玻璃窗正对着小树林,陈伟霆为了不让他错过,也特地选了此处。而这边,应昊茗却是一边拨弄开挡路的破枝,一边嘀咕:这年头,看个烟火还费老大劲了..


虽说心内有些抱怨,脸上倒是荡漾出了一片笑,入眼也是瞧着一人。蒙了面,就蹲在地上捯饬着烟火棒,这刚有一束往上窜,就抬眼笑着看了过来,那周身直犯起一阵傻白甜“昊茗,尼来啦!”


应昊茗抬眼看着又一束烟花,噗的一声上了天,崩的又炸了开,裂向各处,何种美好,必会转瞬即逝。


看那人望的出神,陈伟霆放完手上烟火,也就与应昊茗并肩而立,一个顺手搂上了肩“我……白天似不似缩的太急了,应该给尼时间考虑的。”


“你说你,当红偶像,粉丝千万..”说到最后,竟是缄默,也将视线强行扭了过来“又何必把时间浪费在我这。”


陈伟霆轻笑了声:“随让尼被窝看上了?”下颚一扬,整个人也都靠了进去“好在尼备了条披风,不然窝都要僵了。”


感到那人周身一股寒气,也是心下一软,就把紧裹在胸前的手一松,一个挥手,将一半也盖了过去,随即胳膊就撤了回来,既是安全距离,又显得不生分“现在知道冷了?我看你是闲得慌。”


看应昊茗别别扭扭的样子,陈伟霆更是靠过去了一点,一手也搭在那人腰间,将人搂的更紧“介样暖和点。”


应昊茗看在眼里,却也未曾将手拉下,只是叹了口气,也尽量让身子放松下来“你说你这好好的人,怎么说弯就弯了”


“因为,尼good嘛。”


“讲真!”


“.....”硬了口气,按住应昊茗肩侧,就着姿势将人转向了自己“尼就缩吧,处不处?”这东北腔,倒也不知去哪学的。


“你身边那么多人,那个小骨就不错啊”


“尼还缩,上次喂汤圆,辣么烫,还往窝嘴里塞,要似尼,肯定会给窝吹吹的。”


看这人夸张的神情,应昊茗还是觉得好笑,随即又道:“都这么久了,还记着啊。”


陈伟霆点了点头,眼珠子一转,就把舌尖凑出了一点“不信尼看啊,现在还红的。”


熬不过对方的幼稚,只得挑着眉,凑过去看了看,却又碍于光线不明“这看不清啊”身子刚退些,又被人强行拉回“唔”近于咫尺,呼吸间极尽缠绵,连带一丝细微绒毛都能瞧得清。


在应昊茗嘴角轻咬一记,却又流连不止,一下又含住那人唇瓣,轻轻吸允,侧目只瞧得见那人通红的耳尖。看来也是时候了,手在身后一背,就是打了个响指,身后霎时点亮,窜上了星空。入眼,就是烟雾撩人。


砰!!!


一声烟火顺势迸发,于夜空中又是璀璨。却不过被这声一吓,应昊茗下意识就磕上了陈伟霆的牙床,这下可是把两人都疼了个醒。


“唔”应昊茗捂着嘴,一下就跳出了老远,连带披风也正好给卷了走,那疼的可真是,冷风中两眼汪汪”怎么那么硬啊!”


受力是相互的,陈伟霆自然也是痛的不轻,一想到自己曾说,挺喜欢和带着牙套的人接吻,那牙齿的碰撞,可不就这感觉“窝这哪硬还不似尼缩了算。”搓了搓胳膊,又靠了上去,抬眼看着那还在飞窜的花炮,抓着应昊茗的手,就顺势将人一块放平在了草地上“喜欢演戏也好,喜欢窝也罢,都要说出来嘛。”


“没人喜欢你!”话虽如此,应昊茗却是将头枕上了陈伟霆胸膛,那有力的跳动,与眼边烟火,无不形成冲击。


“我们处一个月试试,如果尼还是接受无能,窝就不在烦则尼了。”


听耳边那人郑重的话语,以及鼓动的心跳,应昊茗还是任着性子应了声“好。”


陈伟霆一手在草坪间摸索,终于扯过滑落的披风,一把盖在了两人身上,就着姿势又是呆了阵。


徒留小角落里,一人打着哈欠的抱怨:我这单身狗,到底为什么要自告奋勇的替着老大撮合.... 


 


应昊茗摸了摸脖颈边的毛圈,不由的紧了紧,随口又打了个喷嚏,边用手推着桌上的砝码“大冬天非得趴草地上看烟花”将砝码又勾了回来,嘴也不自然的嘟着“陈伟霆!”


“哎,想窝啦。”只觉得脸上被软软一戳,下意识的就往后缩了一下,也看向了相反方向“谁想你啊!”


“当然是尼。”乘着大衣比较长,一手就在里面相扣“刚刚尼不还在念叨窝嘛。”又揉了揉鼻子,忍不住就是一个喷嚏“尼不想窝,窝怎么会打喷嚏!”


“你那是感冒了。”任由那人牵着自己从群演中窜来窜去“晚上来我房间,给你煮点姜汤。”咧嘴一笑“出个汗,就好了。”


看应昊茗笑的小虎牙一侧外露,止不住就伸手戳了戳,又坏心的凑近耳边,缓声了句:“其似,出汗也可以有另一种法子。”


剩下的,群演也就只看到,佛爷抱着脚在那乱蹦,丝毫不见戏中的成稳。


叫了半天,导演看应昊茗总算是到了位,这才放心的喊了声,十分钟准备。


应昊茗发愁的推了把桌上筹码“早知道先前多去澳门溜溜了。”


“不用去澳门,找窝嘛,窝教尼。”就着那人扶杆的姿势,就握上了手,应昊茗一个侧眼又安心下来听着。


“一看就是经常去玩!”


“没有啦,以前在香港,没拍过也看多了,自然就会了。”


应昊茗点头哦了声,随后便是听到那人一句“等拍完了,尼和窝一起回趟港吧,妈咪挺想见见尼的。”


耳边传来导演准备的声音,手却更是握紧了杆子,依旧是低头应了声:“好”


一个月后,老九门该是拍摄结束了。


过了几日,新月饭店戏份结束,正巧又赶上了冬至。应昊茗搅了搅大锅,随手盛了碗饺子,递给了前来探班的记者。


随后就看一毛茸茸的身躯硬是挤到了身旁,用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茗茗,窝来帮尼。”


一个白眼飞了过去,随后就是觉得眼前花白,这才记的将眼镜扯下放进了口袋“得得,你就安心吃,别添乱。”


陈伟霆盛了几个饺子就递了出去,随后就听到有人恨铁不成钢说了句“你倒是给点汤啊”等收回了手,才来得及凑上那人耳畔“他们爱吃干的,记得给窝来点汤哦。”


这边记者刚吃了几口,眼快的看到了两人互动的这一幕,忙是起了哄“八爷喂佛爷一个吧!”
被点了名,应昊茗先是一愣,随后笑了开,夹起一个混沌,就是吹了吹。后面闪光灯起,耳边杂音不断,应昊茗也是不理,只是将筷子凑了上去。


一口咬下,虽然还是挺烫嘴,陈伟霆却觉得,这馄饨该算是自己近几个月来,吃过最合口味的。


看那少了口,应昊茗就觉得嘴巴一痛,不免问候了句“我吹得是这头,你,就不觉得烫嘴?”


“烫啊!”总算是问到了点子上,一口咽下,还得压着嗓子含糊道:“等会,尼再帮我催催嘛。”


这话,倒让应昊茗一下想起了昨晚,这脸也是红了起来,也不知是熏还是羞,一把又将饺子换了个头,凑了上去“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莫名就被撒了碗狗粮,媒体也是知趣的没在开玩笑,而是将话头又撤回了女主身上“小骨,作为剧中的男女主,你们也喂一个吧!”


这边赵小骨刚端起碗,陈伟霆就怕的往后退了几步,正巧是撞上了应昊茗。


看那人难得会露出这副面色,忍不住就在身后推了他一把“人家好歹也是女孩子,别怕,上吧!”


看赵小骨那直接拿饺子往里塞的喂法,应昊茗下意识就咽了口唾沫,算是理解了陈伟霆,昨晚说的可真是一点没夸张!


探班会总算是完美结束,应昊茗拿着水杯就把陈伟霆拉到一边“冷水,先漱一下口吧。”


陈伟霆嗯了声,那水入口冰凉,确实让口腔内壁舒适了不少“尼刚才辣么狠心就把窝推出去!”


“这么多人在,总不好拂了女生的面子。”将暖水杯盖好,就拉着陈伟霆走了出去,自然是免不了,一路上被唠叨着。


“昊茗!”


应昊茗嗯了声,没防备的回了头,迎来的自然是那人一记浅吻,以及那潇洒跑远的身影“每天一个晚安吻。”


“陈伟霆你...”举起的手又释怀的放了下“就不能呆久点...”


 


环顾着周围,被打造的一副喜气的殿堂,应昊茗又是想起了白乔一幕,那贺词还犹记再心。


祝佛爷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这又何尝不是自己对威廉的祝福..


这人生在世,还真得应了八爷一句话,


难得糊涂啊!


 


扶住佛爷的手,似乎都有些颤,应昊茗或许是入戏太深,眼前已是将佛爷与陈伟霆相互重合,最后只得凄凄一笑,祝道:“春宵一刻,佛爷你还是快些进去吧。”


望着那关门的身影,以及灯光逐渐撤离。八爷由衷的张了张嘴,却是无声:不要成亲..


一声叹息后,应昊茗闭着眼,按了按鼻翼,算是缓了口气,这才发现张铭恩依旧站在身旁,如今更是轻拍了自己肩膀,一脸欲言又止。


站在树下,看着工作人员四处走动,喊着就位。应昊茗反身就是一靠“铭恩,有话说?”


张铭恩挠了挠脑袋,戏下的他,与副官可谓是多出了副腼腆“茗哥,你和威霆哥之间..”


“我们就是好兄弟,以后也会是的。”


张铭恩了然的哦了声,随后摆出个闲聊的姿态“中戏第一课讲的就是,要将现实与戏,分割清楚,想来就是怕我们逃脱不出吧。”


应昊茗轻笑了声:“这课我比你还熟,好歹在学校也是出类拔萃。”


“但我想啊,需不需要脱离干净,还是得要当事人来决定,或许将戏内故事延续到戏外,更能精彩呢。”


“故事..始终适合留在心里与幻想中,一旦成了现实,我真的不确定..他们能不能受的来。”


“茗哥,当初你坚持下演戏这条路子,确定了以后会有结果么?”


应昊茗摇了摇头,依旧笑的淡然“那时候还真是,就凭着股年少的热血撑了这么久,现在想来也挺傻的。”


“要记住呐,八爷仙人独行,可应昊茗不是。佛爷为了大局,需要娶尹新月,可陈伟霆不用。”看那人依旧缄默着,不免又道:“真的为你们好的人,自然是支持的。反之,又何须将外界那些声音放在心上。”往后一瞧,这才伸手掰着应昊茗的脑袋往旁一转“你的威廉哥来了。”


被张铭恩拽着,就蹭到了陈伟霆身旁,前者随后也就露了个笑,一脸的卖友求荣“伟霆哥,人我可是给你带来了,拜拜了您们呐。”


又只剩了两人,应昊茗讲真却是有些紧张,特别是在昏暗夜空下,总觉得连心内那些小心思都会被瞧了个干净“拍完了?”
“担心尼,窝都一条过了。”将人拉到转角边缘,这才一戳应昊茗脑尖“僧气了?我和小骨就是戏...”瞪着眼睛,就这么瞧着那人细腻的毛绒,感受着唇上柔软与随处可闻的清香,手不自觉就环上了那人腰间,将他更是靠向了自己。


 


“昊茗,今天尼怎么这么主动,心里怪怕的。”陈伟霆用毛巾揉了揉略显湿漉的发丝,连带浴衣都给拢了拢,坐在床上就是往应昊茗那靠去。


“就你话多”看陈伟霆就这么跪在了床上,只能一个反身就下了地,拿起桌上的吹风机,就插在了床头柜“给你吹吹,不然得到什么时候才能睡觉。”


被暖风一吹,还是觉得全身一暖,头顶上一手正轻柔鼓捣着发堆,随手拨弄,以便干的更快“铭恩刚才和尼缩了什么。”


应昊茗晃荡着吹风机,随口回了:“和铭恩探讨哲学。”


陈伟霆看似明白的点了点头,见头发干的差不多了,也就一把站了起来,握住那人还抬着的手腕,就这么一拽,床也顺势一陷“不如也和窝探讨一下?”


“别,别,别,明天还有戏呢!”手在胸膛上轻微推拒,随即又被陈伟霆一把拽过头顶。


“对哦,过几天,窝有个惊喜要给尼。”由于挣动,应昊茗本就松垮的浴袍此时更是前襟大开,连带着里面的挂饰也垂在了一旁。陈伟霆顺带也就将M捞过来一瞧“窝就知道尼会一直挂着。”


“我只是懒得扯下来。”一抬眼便是看到那按住自己的手腕上,有一W正荡在空中晃动。


 


直到被场工用绳子以各种花式捆绑弄起来时,应昊茗这才一脸呆愣的蹭到了陈伟霆旁“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陈伟霆一合台本,就围着应昊茗转了圈,还不忘在他化了伤妆的嘴角一搓弄“画的吼吼哦!”又将人拉到没人的角落,乘机在背后环抱了一圈“要似尼一直这样被绑着,好像也不错,多乖。”


呼出的热气包裹着应昊茗耳郭,不由得一耸肩,揉了揉耳垂,满身不自在“不错个鬼,下次换你绑一个”随后又一挑眉,手腕不能动,也就拿手肘撞了身后的人“说说,怎么想着加戏了,不像你的风格哎。”


陈伟霆揉了揉胸,一副夸大的样子,闷咳了几声:“尼似不似在报复窝星月饭店捶尼的那一下哦,这么用力。”喘了口气,人又是凑了上来“这不似为了让窝们形象更丰满些嘛。”


“真没点私心?”一个转身就这么直视着陈伟霆,为了省力也就直接将手臂抵在了那人腰间。


“唔....”看那人扬起下颚,纯粹的傲娇样,不得不有些心虚“就似..让窝英雄救美一次嘛,耍个威风多吼。”


“老九门你还嫌没赚够风头啊!”


“那不一样,窝只稀罕在尼面前耍。”


一时,应昊茗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盯着陈伟霆看了阵,那一眼似乎就能撇进人心深处“被绑着也好累。”


“尼好毁气氛哦。”手臂一收紧,就这么面对面抱了住,下巴还靠上了那人肩胛“就不缩点感动之类的话?”随即又从怀里掏出一小盒,直接从里面捏出个纸片就贴上了应昊茗的手臂。


感受到一股力,应昊茗推开了些,就这么歪头一瞧,这才看到一W的贴纸“这是什么?”


“女皇后援会的应援物。”


“贴我这?”


“把尼标记一下,说明尼似窝的。”


看陈伟霆一副幼稚鬼上身的样子,不免嗤笑:“这等会怎么拍戏?”又将身体往前一凑“怀里有面镜子,你先贴上面。”


陈伟霆努了努嘴,一脸的不愿“可似,铭恩他们也有哦,这样就不能显得特别了..”将有些湿汗的手掌伸入那人衣内,就这么贴着里衣肆意摸索了番“尼身材吼吼哦!”


手被捆住,只得狠狠踩了那人一脚“摸够了没!”那出口就是咬牙切齿。


“得得得,马上。”恋恋不舍的在那人凸起处,按压了一下。感受到应昊茗闪着火的眼睛,一速度就将镜子拿了出来,手也是一撤。


“在外面给我注意点!”


“那你似缩,回去就能随便做喽。”


“滚!!!”


 


直到被悬挂在空中,腰间被钢丝嘞的生疼,应昊茗望着在下面拿刀挥舞的某人,心中还是闪过别样情愫,又是将佛爷与八爷的人生,相互重合了起来。


佛爷,此行大凶啊!


放心吧,我一定会护你安全的。


八爷看着嗜血的佛爷,该是想,这仙人独行的命格还是要折在这了。


应昊茗想,或许这一辈子,出不了戏,也是不错。


这场戏份拍完,应昊茗也到了该杀青的时候,也是离一月之期不远,倒是真的能给个答复了。


对自己也好,对伟霆也罢,都会是个美好的结局。


想到此,佛爷那邪魅却又不失霸气的一笑,让八爷安下了心。无论身心多不适,都足以让他投以虚弱一笑。


等到应昊茗杀青时,就想找陈伟霆好好絮叨絮叨,这段难以言说,却又真实存在的情感。却奈何,一抬眼就看着那人和赵小骨互相咬着耳朵,不知在嘀咕些什么。而不远处,还有些场内工作人员,将这美好的画面定格了下来。


应昊茗想,他叫等等,那就,在等等吧。


等到老九门全部杀青,应昊茗也被排了其他戏,还是未能等到陈伟霆主动来找自己。


又是只能骗自己,他不过是太忙,反正,离一月之期还有几天,在等着罢。


而到了那一天,应昊茗特地与公司请了一天假期,从凌晨五点,就这么环住膝盖,靠在沙发上,而暗着屏的手机,也被随意摆放在矮桌上。


直到九点,依旧是未有动静,却是迎来了一阵电铃。


“昊茗哥。”随手替他将门关了上,就坐在沙发一侧“你在等伟霆哥啊。”看那人轻恩了一声,顺带将头扭了过来“那你直接去找他不就好了!”


“或许,这些年来,我都太习惯等着了。”


“那我就陪你一起等。”眼珠一转,就这么撑着下巴,斜坐了过来“时间反正也多,不如说说,你和伟霆哥是怎么相识,相知,相那个什么的。可别用在古剑合作才结识,这类肤浅的回答应付我!”


应昊茗轻笑了声,一个翻身,面总算露了出来,又寻了个舒适的姿势,正躺着“还记得当时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空气中还没有雾霾...”


“说重点!!!”


应昊茗直接翻了个白眼“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没有耐心。”随后又是回忆起那段年少往事,嘴角也是不自觉就扬起了笑“当时陈伟霆作为香港英皇旗下的小鲜肉,也就被公司分配来了同为合作关系的中北英皇演艺学校,正巧啊,那一年,就是我这一届。”
“和小说一样哎,接下来呢。”


 


陈伟霆看了看表针,已是9点一刻,不禁坐在沙发上搓着双掌,有些急躁的看着助理“小伦啊,丽娜能不能行哦!”


小伦一边翻看记录的台本,一边联系着事宜,不免抱怨出声“伟霆哥啊,谁让你这出来的也太突然了,都被你摆了一道!”


“那不是这戒子才新鲜粗炉嘛。”从口袋里掏出一方盒,就像宝贝似的紧握住。


小伦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收,就一脸八卦凑了上来“反正时间还早,不如,给我说说你们的恋爱史呗?”


“啊,其实窝们的故事挺平淡的,不过那日天气吼不错,一抬头,就看某人背了大包小包,在十字口左望右看的,你缩,窝做为学长,似不似该帮帮。”


“不是一个地区的学校,算哪门子学长!”


陈伟霆轻咳了声,连带身子也摆正了“还听不听故事了?”


小伦忙是搬过小板凳,就点着头“听,保管不打岔。”


“那时,他还不叫应昊茗,叫应俊。这名字还让我笑了好久。”想到这,又笑的魔性了起来。


“都这样,你两还能在一起,不愧是真爱。”


陈伟霆切了声“尼不懂,昊茗这个人闷骚的很,只跟俗的人玩耍,自道窝花了多久才能打入内部嘛!”


 


“昊茗哥,昊茗哥,后来怎么样”丽娜两眼闪着光,求知欲很是旺盛。


应昊茗一手往后一撑,随后拿了杯子,就着喝了口“后来嘛,那傻子也不知道抽什么疯,动不动就请我们整个宿舍的人吃饭,就是韩栋,叶祖新他们了。”


“这个我在书上看到过,说是要讨好心上人,就得先从他身边人着手,想不到伟霆哥还真是撩汉高手!”


说到这,应昊茗嗤之以鼻了通“得了吧,就那段时间,他两没抱怨死我,说是被陈伟霆害的,胖了不下十斤...至此,每晚都拉上我进行各种锻炼。你知道的,我就想做个安静的好少年。”


“伟霆哥还真是傻脑筋哎,这不就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了嘛。”


“不过...伟霆那时候,还是整晚腻过来,非说自己也胖了不少,要一起玩耍。”


“这招...实在高。”


想到这,应昊茗大笑了声“就这么几日,韩栋他们就再也不拖着我了。”


“why?”


应昊茗哦了声,回想了起来“他们说是,怕闪瞎。”


丽娜了然的点了点头,很想对韩栋进行个抱团,如果在现在,那绝对是要像他们一样,配副墨镜才行。


 


“一直缠着昊茗哥这种烂梗,真的好没劲。”


陈伟霆这就呆不住了,一下给了小伦顿暴击“女孩子家家,不懂。这都是当时,窝看了好多电影,才学来的...不过,我发四”说着还真举起了四根手指“真的只是想和昊茗做兄弟来的。”


“能让你见第一眼,就缠着非要做兄弟的,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第二个了。讲真,不会是因为你个颜控吧!”


“去去去”陈伟霆一个摆手就推开了小伦“当窝都和尼们一样哦,不含蓄。因为昊茗爱读书,懂得又多,窝当时第一次来北京,真的很想结实个好兄弟,能罩窝。”


 


“后来,我们的课余活动就从每日课下踏马路,到偶尔结伴看电影了。”


“看电影啊,还挺少女心的。”


“别想多”应昊茗竖起一指摆了摆“我们只是为了在电影中多学习些,这是演员的必修课。不过嘛,每次看完电影后,也都会跑到小巷里吃碗热馄饨。”


 


“那巷子里,路灯仓年都不太好,就辣么一闪一闪的。不过啊,有昊茗在,倒也是不怕。”


“就你们这样,就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被你们给闪跑了,好伐。”


“粗俗”陈伟霆撅了噘嘴,继续念叨“那个时候,昊茗还会陪着我次夜宵,那馄饨大爷,看到窝们哥两好的样子,也会经常打趣,不过啊,有一次...”


 


“有一次,他突然冲进了宿舍,一言不和就抱住了我。韩栋他们当时都在,然后看着我两这样,只得识趣的出了宿舍。”


“嚯,这么劲爆!”丽娜从口袋中掏出一把瓜子,慢慢嗑了起来。


应昊茗嫌弃的将篓子用脚摆了过去“那也是我们迄今为止第一次吵架,理由就是,没有。”


“男人嘛,每个月都有几天。”


应昊茗双手环胸,一脸不耐的靠回了沙发背“好好吃你的。”又回过神道:“那几天我也没理他,照常一人看电影,一人去大爷摊前,而他也没来过。”微微晃头,嘴角扬起一笑“馄饨大爷没少打探,还特认真的问我们,该不会是吵架了吧。”


“大爷很懂嘛。”


“每人年少时,都会有着自己的过往,说不准大爷也是性情中人。”


 


“吵架了?那你是怎么哄回昊茗哥的,等等...”将随身带的小本子掏了出来“顺便说说,怎么就吵架了,我好做个笔记,以后保不齐还用得着。”


“或许是因为天蝎座,控制欲都极大吧。我看到昊茗和其他女森,特别接近,心里就似不苏福。”


小伦咬着笔头,还一脸认真的分析了起来“你这控制欲,占有欲,早就超过了兄弟界限了吧,你就没觉得不对劲?”


“有哦,不过...那时候满脑子只想着,昊茗怎么都还不来找窝。”


“那你就去找他啊!”


“窝去啦”手腕一翻转,看了眼时间,就是一阵担忧,随后又大呼了口气,平复了心情“时间差不多了,窝们GO!”


 


被塞进车里,应昊茗还是一脸呆愣,边系好安全带,又是歪头看着,开车还不忘笑的诡异的丽娜“我们去哪?”


“当然是去解决你的终身大事”依旧开着车,头也未回。


“什么大事?”还是处于一脸懵,不过倒是从车窗看着外面的场景,都是似曾相识,自然也包括那条小巷。


看还有段路程,丽娜又是闲不下来,也就问出了口“你们当时是怎么和好的?”


“两兄弟哪有隔夜仇,我们也就...”手肘撑在车窗沿上,眼睛始终扫着外面,走马观灯的想了起来。


 


陈伟霆到了会场,说是场地,其实也就是中北英皇曾经的体育馆。不过,自从学校改了校名,外加扩建后,这里也就被空了下来,如今倒也是没几个人会记得学校还有这处。


“当初你就是在这和昊茗哥道歉的?”


陈伟霆点了点头,叉着腰,将周围环顾了圈“那天正好也是我留在北京的最后一天。”


 


那日.....


好不容易拜托了韩栋和叶祖新,无论如何都要把昊茗拽过来。而自己,在天窗看着那熟悉的身影接近时,却是说不出的紧张。


应昊茗将馆门一关,就看着本就有些昏暗的灯光,一下全灭了。就只得叹了把气,一路沿着墙壁摸索开关。而对方就像是掐准了点,一下按了手中遥控,这一弄倒是吓了应昊茗一跳。


两道分别用气球铺满,每颗球上都挂着灯泡,那还真是一路用电线衔接,应昊茗沿着那条路,就看陈伟霆立在泳池站台上,一脸不知怎么形容的表情“伟霆,你在上面做什么!”


陈伟霆轻拍了自己两下,吞吐的开了口“昊,昊茗”将手中紧握的挂布就这么悬空着一松“原谅窝”那上面没有什么过多的话,只有用繁体书写的三字,對吥啓,应昊茗懂了,所以他笑了。


“这个原不原谅的,你先下来。”应昊茗冲他展了手臂,笑的明媚,全然没了那几日的阴霾。


看那人笑了,陈伟霆自然就松了口气,刚想朝他踏出一步,就被那人叫了声“你当心点啊。”


这才发现,自己还在那踏台,这刚走一步,那悬空的木板都有些晃荡。陈伟霆连拍着胸口,才往后退了几步,沿着楼梯下了去。


看着两人已经没事,韩栋和叶祖新互看了眼,默默将灯泡开关放在了地上,也就抿着嘴,猫住腰爬了出去。


这一到平面上,陈伟霆也就撒开丫子,朝应昊茗那跑去“差点就湿了。”,却是忘了地上还有水渍,就那么一划一拉间,两人真真湿透了。


好在水不深,应昊茗抹了把脸,就是看着身旁也成落汤狗的人,不由伸手揉了揉那人杂乱的毛发“还是湿了。”


陈伟霆一把抓住应昊茗在发间作乱的手,一拉就将整个人都扯了过来,顺带还发出了些水花噗呲的声响“昊茗,对唔住。”


“我都没放在心上。”手也轻放在了那人脊背“实在对不起,明天就请我吃碗馄饨呗。”


闻言,陈伟霆手臂也是僵硬了住,整个脸也埋在了应昊茗颈间“公司..让窝回去了。”


拔出钥匙,将车门一锁,丽娜还是问了句“那最后呢?”


进了熟悉的道路,着手推开那充斥记忆的门庭“之后..就开启了古剑模式。”回首对丽娜一挑眉,就道:“你都替他把我弄来了,还在这,想做什么?”


“就你聪明,那我当个电灯泡,昊茗哥,你肯定不介意吧!”无论怎么撒娇,眨眼,丽娜也是只能活脱脱看着门就这么关了上。


 


那人就这么靠着白墙,手插在口袋中不知摸索着什么,神色倒是一脸紧张。再看见来人时,眼睛还不骗人的亮了一下,把手汗往裤子上一擦,就迎了上去“昊茗,尼来啦!”


这一踏进体育馆,就被带人着到了多年前那泳池边,一样的气球,一样的氛围,更是同样的人。


陈伟霆或许是一时紧张,又或许因为很多,这手在口袋里鼓捣了半天,倒是被勾了住“等等...”又是掏了几下,这才把盒子拿了出来“收下吧!”


“那款限量的..”将戒指手表从盒子内取出,指腹就这么沿着镜面打了一转“全球一只都能被你搞到,厉害啊,陈大公子。”


陈伟霆难得露出腼腆的笑,只是将手表替他应有的主人给套了上“全球一款的那子,窝搞不来,只能去找色剂大思仿造一块了。”


应昊茗点了点头,将手于空中正反一翻“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的。”


“不行,窝缩过,这戒子要送给喜欢的人。”执起那人的手,用力扣了住“现在已经找到了。”


“这戒指一套上,就不能反悔喽!”话是这么说,手却扣得更紧了些。


“执子子搜,与子泻老。”依旧是那,初见时的港普,却在笑容中让人融化。


“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后那一抱,诉尽了一切,也说清了所有


 


他们的故事才正开始,而,永远不会结束。

 

评论

热度(121)

  1. 甜小欠 - / /、言晤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