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小欠 - / /、

【一八你写我猜】媳妇的培养要从娃娃抓起

一八你写我猜:

【520】cp:越端


都是ooc,文风神经病。就为图一乐,这个故事里所有人都是幸福的。


 ————————————————


(一)   抱娃的掌门


 


 陵端已在床上躺了三年有余,没人知道他何时能醒来。陵越尝了一小口手里的米汤,还有些烫,便随手放在桌上,然后从旁边的水盆里捞起帕子给陵端擦了脸。虽然身为掌门,可这些事他仍放心不下交给肇临去做,毕竟即使肇临有心,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肇临和屠苏相继被风晴雪救活后,修为尚未恢复,每天都有很多课业要完成,两人能摒弃前嫌一同修行也算让陵越省去不少心力。当年之事,因众人之间误会得以澄清,嫌隙得以根除便极少有人提起。


喂过米汤,陵越啄了下那点唇,将人连同被子抱起安置在门外的躺椅上,陵越一边掖着被角一边说到:“过会儿我去看看屠苏和肇临,你且在这等等我,待我一会儿回来,还能有些时间陪你晒晒太阳。”


 


老天的天气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阳春四月,谁都没料到好好的晴天忽然间乌云密布,豆大的的雨点霎时洒向人间。


打坐的屠苏被一阵风卷的睁开眼,看见了同样疑惑的肇临,却唯独不见陵越,想来那阵风定是陵越无疑了。


肇临缓缓转过头,打了个响指对屠苏道:“下雨了。一定是二师兄还被晾在外面,大师兄回去收二师兄了。”


“哦。”


 


陵越慌张地跑回院中,本以为躺椅上的陵端会和他一样全身被雨水打透,可绕过影壁,却见椅子上空空如也,只留雨点打在椅面上激起不小的水花。


不详的预感瞬间在心底蔓延开来,他大喊着陵端,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在确定院内确实没有陵端的身影之后,他疾步冲进了卧房。推开门的瞬间,陵越的双目便对上了床上那双灵动的大眼睛。


“凌、陵端?!”


床上一个三、四岁粉雕玉琢的娃娃裹着小被子,眨眨眼,黑色的大眼珠blingbling,眼睫毛跟着扑棱扑棱,奋力将两只胳膊从小被子里挣扎出来,奶声奶气地喊了一个字儿:“抱!”


据陵越事后交代回忆,自己当时一定是中了邪,竟然没有任何迟疑的走过去将床上的小人儿抱起来,嘴里还不停地端儿,端儿的哄,又是给他找小时候的衣服,又是帮他洗白白搽香香。


面对变成幼童的陵端,陵越更是爱不释手。虽然陵端没了记忆,诸事要重新学过,可陵越心中也颇感欣慰,那些陈旧的不悦往事对于他的端儿来讲只是别人口中引以为戒的奇妙故事罢了。


 


陵端这一醒,天墉城上下一时好不热闹,众多师兄弟说是探望,其实大都是跑来看个新鲜。昔日里趾高气昂的二师兄只能坐在台阶上,任由他的师弟们一会儿捏捏脸,一会儿玩玩手,弄得他烦了,就只能一个劲儿的往陵越怀里钻,陵越也乐得哄着他,每日教他识字读书,还向他传授些修仙的初步技法。


陵端将桃木剑往地上一扔,拍了拍小手上的土就往陵越身上爬,等在陵越怀里坐稳了,才问他:“大师兄我们为什么要修仙啊?修仙好无聊啊,我可以不学么?”


“当然不行,这可是你身为二师兄的使命。”


“什么是使命呀?”


“就是你必须要完成的事。修仙后,你的命数得意延长,你将成为我的道侣,伴我左右。”


“什么是道侣啊?”


“道侣就是你要时时刻刻陪着我,结百年之契,与我修仙,同我长生。”


“是天墉城所有的二师兄都要这样么?”


“对,都这样!”


正巧来看望陵端的肇临不自觉捂住了眼睛,嘴上碎碎念着,面前这笑得一脸奸邪的货一定不是大师兄,我不认识他,休要驴我。


“屠苏,你是不是也不认识他。”


“嗯。”


 


陵越身为掌门诸事繁多,将陵端交给其他师兄弟照料总是有的。然而事情并不如陵越臆想般简单,甚至比静心修仙还要难上千倍万倍。所以除非万不得已,陵越也不会假手他人。
毕竟若不是他亲自照料,冰壶秋月的画风总是这样的:


掌门师兄!二师兄又闹觉啦!


掌门师兄!二师兄又不好好吃饭啦!!


掌门师兄!二师兄又被红玉姐抓走扮女娃啦!!!


连着一个多月的折腾,让小娃娃对陵越产生了极强的依赖感,不仅搬到了陵越的卧房与他同住,而且几乎每时每刻都闹着要他抱,不然豆大的泪珠就噼噼啪啪往下掉,砸的陵越心尖尖疼。陵越授课时要抱着、陵越研读心经时要抱着、更遑论平时吃饭洗澡了。总之陵端就像只八爪鱼一样缠在陵越身上,怎么扯都下不来。以至于后来有传言说二师兄这次回来貌似腿依旧是残废的,不然怎么连地都不沾。这下好,鞋子算是省了。


是日,天墉城纳新仪式举行,陵越刚要将陵端托予风晴雪看管,陵端就已有咧嘴哭号之势,无奈之下陵越只得一手抱着陵端一手拍了拍面前的传音器,开始进行一如往年的迎新以及修仙动员演讲。


场中的新进弟子,多半都是不想听的,早已身未动,心已远。商陌就是其中一个,面上毫无波澜,内心五彩斑斓:也不知道爹娘怎么想的,调查清楚没有就给我送这儿来了。估计当时只知道天墉城是修仙五所之一,每年的升仙率起码百分之八十以上,可是他们知不知道天墉城的掌门这么不靠谱啊,入学大典上讲话啰里吧嗦也就罢了,手里还TM抱着个娃!!!虽然那个娃娃好可爱,我也想咬一口啊!貌似隔壁蓝翔宫也不错,平常除了修仙教学,还能教点别,比如独轮车修理、手推车装配啥的,万一没能成仙下山还能有点手艺。听说天墉城原来有个二师兄就是因为没成仙,下山之后根本不知道怎么花钱,分不清圆角分,结果生生让山下一个卖早点的坑走了所有盘缠,活活饿死了。嘶,细思极恐,明天就得跟爹娘商量我要转学去隔壁,做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修仙好少年!


当讲话终于在场中被太阳暴晒了半个多时辰的新进弟子们的欢呼中结束,陵越感觉陵端的小手拽了拽陵越的衣角,就听小人儿喃喃着说:“大师兄,我不想修仙了。”


陵越一听,眉头紧成一坨,问他:“为什么?不好好修仙,怎么能延续岁寿,难道你不想陪着我了吗?”


“想。”陵端鼓鼓嘴,低着头偷偷瞥了一眼陵越,看陵越的眉头得以舒展,才咬着嘴唇对上他的眼睛。


“那为什么又不愿意修仙了?”


“因为修仙之后废话多。”


 


 


(二)   抱走族与暴走族


 


与紫胤真人修仙考察归来的前任掌门涵素,回到天墉城的一件事就是直奔陵越住处,看看他那狂野萎缩的亲徒弟。


陵越抱着陵端立于殿中:“真人,弟子翻遍典籍也始终未能查到师弟如此这番的原因,真人您见多识广,还望为弟子解惑。”


涵素的眼睛始终都没从在陵越怀里胆怯的窝成一小团紧搂着陵越脖子的陵端身上移开,见陵越咳了两声才正了正衣襟,背手而立:“端儿这病症为师也是头遭遇见,不过据为师分析,这有果必有因,想来也是天意。那日天干物燥,随意动动都是一身薄汗,可这中午突刮寒风,又急降骤雨,直让端儿寒气入体。这思来想去,真相只有一个!”


“真人见解如何?”


“端儿他热胀冷缩了!”


 


凌越依旧一脸懵逼的时候,涵素真人的手就已经举到了陵端身边,张开了他温暖的怀抱:“行了,什么都别说了,借我玩两天。”


“什么,真人您说啥?”


“我说先借我玩两天。你这孩子让紫胤都教成大木头了。再说你看你怎么抱你师弟的,幸好你身为掌门诸事繁多,无暇下山。不然哪天你抱着端儿云游去,我敢保证不出五十步,衙门一定把你当人牙子抓走。”


见丝毫没有挽留的余地,陵越只得低头称真人教训的是,任由陵端被涵素抱走。


“行了行了,退下吧,明天让陵川从后厨给你拿个冬瓜,你先练练,等你啥时候你抱娃姿势标准了为师再把端儿还你。”涵素朝陵越摆摆手,连正眼都没瞧,就将人打发了出去。再看怀里的徒儿,眼角挂着泪珠,眼睛还是不自觉的往陵越消失的方向瞅,这小模样准是方才见陵越都对他尊敬有加,才撇着小嘴不敢吱声。


“别怕别怕,我是你师父。”


团子点点头。


“往后傻大个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为师。为师替你怼他,好不好。”说着涵素从怀里掏出支雕着同心符文的八角铜铃,“遇到难处了,摇摇这个铃铛师父就来帮你了。”


团子接过铃铛又点点头,眼角也不如此前般湿润了。


 


自那天起,陵端手里的物件就没重过,第一天是糖葫芦,第二天是风车,第三天是纸鸢,而身后跟着的人永远的涵素真人。习武场的弟子们看见从一旁欢快跑过的陵端都纷纷议论着:“涵素真人真是比以前还宠啊。”“可不,这孩子交给老人带就是不行,这哪是宠啊,这是溺爱啊。”“你以为掌教师兄乐意啊,没看这几天没几面,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天天在房里对着个冬瓜唉声叹气的。”“那怎么不让紫胤真人帮忙去说说啊?”“额,你新来的吧…紫胤真人一直‘气管炎’来着……”


到了第四天,大家以为涵素带徒儿正带的欢实,却见他黑着脸领着蹦跳的陵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高兴。原因无它,就是端儿手里多的那只布娃娃。


说起来涵素也是no zuo no die,本来是兴高采烈的带着徒弟去山下远近闻名的跃鱼坊给他定制个等高娃娃,可谁知这娃儿刚这般年纪就知道了胳膊肘往外拐。娃娃身上那件衣服是陵越小时候的练功服先不说,娃娃大腿上绣的名字是怎么回事?小越越?!还能再明显点吗?问他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他说因为这个名字象征着剑气逼人!我的天啊!真是气死本尊了,好想用紫胤把他砸出五环啊!正好师徒俩一起消失在我的世界,省得我看着烦!


入夜,经过一天的沉淀,涵素的情绪稍好了些,看着抱着小越越睡的正香的陵端,将碎花小被子给他往上提了提,嘴里念叨着:“白菜呀白菜,你可慢点长,不能这么早便宜紫胤养的猪啊!”


紫胤真人因为陵端的到来已经好几天没睡过床了。第一天,老高的人在半大的卧榻上将就了一宿;第二天,他去敲大徒弟的门:“咳,陵越啊,能让为师进去不?”第三天,陵越丝毫不意外门外所立之人:“咳,陵越啊,床太小,咱师徒俩有点挤,你自己搭地铺吧。”到了第四天,陵越地铺都打好了,卧房的门却被一脚踢开:“陵越!!!你明天要是再不能把陵端从你师叔那弄回来,咱们师徒就恩断义绝!我怎么会养了个这么没眼力的徒弟,知不知道为师这么多天没上过床!知不知道为师好几天都没抱上你师娘!”


如此如此,叽叽歪歪。一整夜都没消停,以至于陵越第二天一早是顶着黑眼圈将陵端从涵素真人那接回来。看着涵素的一脸恋恋恋不舍,陵越还是“劝诫”到:“真人还是抽时间陪陪师父吧,昨夜他一直在跟我叨叨他想师娘了。”


那晚陵端乖乖睡在了陵越身边,而紫胤真人不仅未能得偿所愿睡回他的床,而且只能在院子里举着一坛子水跪在搓衣板儿上。


涵素:“紫胤!你要是再让我知道你背着我说我是他们师娘,你就等着跪榴莲吧!”


紫胤:(๑T﹏T)づ



(三)我的眼里只有你没有他


 


“师妹姐姐,你好漂亮啊!”


 


这是陵端再次见到芙蕖时候的第一句话。已经身为妙法长老的芙蕖虽多了沉稳,可终归是女孩子,自然被夸得心花怒放,忍不住就在堂上都弄起来被掌门师兄紧紧抱在怀里的小团子。


“那你说说,我到底是哪里漂亮啊?”


“眼睛漂亮。”


“你的眼睛也很漂亮啊。”


“嗯,而且我的眼睛比刚才更漂亮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猜不到,你能不能告诉我啊?”


“师妹姐姐你仔细看看我的眼睛啊。”


“还是猜不到,端师兄告诉我好不好。”


“很简单呀,因为现在我的眼睛里都是你啊。”


芙蕖暗道二师兄,我当初怎么就不知道你这么会撩呢,现在还能不能再选一次,我可以等你长大啊。完全沉迷在少女心中的芙蕖自然没注意到脸色已经黑成包大人的陵越掌门。当她想噘嘴去亲可爱的小团子时才发现,陵越早就抱着陵端走远了,只留下一抹蓝色的衣袂在空中飘荡。


 


去往藏书阁的路上,陵越一直抱着陵端没说话,陵端见大师兄眉宇间带着怒意也不敢主动去招惹,只能让师兄乖乖抱着,动也不动一下。行至一个拐角处,陵越突然停下脚步,看向怀中的陵端问道:“端儿,你才见了芙蕖一面就夸她眉目非凡,师兄每天照顾你也没见你说我什么好。你看看我,难道我的眼睛不漂亮吗?”


“也漂亮。”陵端软糯的答着。


“哪里漂亮?”


陵端听闻,两只手啪的拍在陵越的脸上,虽说力气不大,可还是让陵越的脸皱变了形。他将陵越的脸扶正,皱着小眉头细细盯着看,看了一会儿耳边便传来陵越的循循善诱:“看到了吗?我的眼睛里有什么?”


“嗯,看到了。”


“有什么?”


“眼屎。”


 


陵越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怎么跟想好的不一样呢,让你现学现卖,玩儿现了吧。秉承着丢掉的面子一定要自己找回来,陵越端起掌门的架势说:“陵端,修仙是件艰苦的事,今天先扎一个时辰马步吧。”


“不要。”


“听师兄的,乖。”


陵端双臂抓着陵越胸前的衣物不断拉扯,小腿也在空中不停地踢蹬,试图从陵越怀中挣脱出去,可一个小娃娃怎么抵得过一个武人强有力的臂膀。胡乱挣扎之下,陵端一把抓住了师父送他的却被陵越没收藏在怀里的八角铃铛。


“陵端!”


陵端眼神一亮!陵越看到那个憋满了坏主意的笑容就知道自己要祸事上身。陵端狠力的摇动着铃铛,一阵旋风,涵素就出现在了二人面前。怀里的小人儿立马换上了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面容,伸手找师父讨抱抱:“55555,狮虎,辣师哄欺负我,他要我扎一下午马步。”


“真人,不是酱紫的!”


哼,涵素冷哼了一声,小样,憋了那么久终于让我逮到狐狸尾巴了吧。


 


下午修行结束后陵川满处找不到陵越,却在凌天阁碰到了肇临:“我要找掌门师兄,你知道他在哪儿么?”


“知道,不过你还是别去了,掌门师兄正扎马步呢。”


“啊?扎马步?掌门师兄那么注重基础练习啊,看来我要学的还是太多。我一会儿再去找他好了。”


“师兄,你不是要学的太多,你是想得太多。今天如果没什么要事的话你还是明天再去找他吧,估计掌门师兄要蹲一下午呢。涵素真人说了,咱们这位掌门师兄啊,欠练!”


 


(四)心机boy的自白


 


涵素真人又被紫胤真人拐下山考察了,终于没有人再粘着我了,难得紫胤办的事儿顺我心一回。


这自打我再次成为师父的亲传弟子以来,就独得师父恩宠。天墉城弟子万千,师父就偏偏宠我一人,于是我就劝师父一定要雨露均沾,可师父非是不听呐。师父啊,就宠我,就宠我,这叫我情何以堪嘛!每天随时都要准备师父召见,等他陪我玩,还喂我吃好吃的。我这小身体,甚是乏累呢~~~


确实累,身也累,心也累。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要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真是烦。师父也是,原来也没见他对我的启蒙教育这么上心啊,天天让我背千字文,我还得假装偶尔记不住,磕巴几句,然后还要顺从的听他训话:端儿啊,你这样可不行,你看你生活基本不能自理,还是个文盲,你让为师拿什么来拯救你?


拯救我?先把你自己从紫胤那个修仙修成大妖怪的人手里拯救出来吧。想我堂堂七尺男儿,好吧,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几尺,可总是个男儿吧,能不能不打击你徒弟自尊心啊。


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记得在梦里看见了一个极亮的大球,跟我说快点醒吧,莫再在梦中混沌度日,我与陵越有缘,是注定要再爱一次的。


再爱八次!就不!爱一次老子就躺三年,还爱,爱你大爷!爷就躺着,就让他们伺候着。别以为你是电你是光,你就是牛逼的大星星了!就不听你的!


后来大球又说话了:“你就当帮帮我好不好?上一次是我不小心把别人的命盘安你身上了,趁领导还没发现之前得赶紧矫正过来,不然这个月的俸禄肯定不够买天庭限量版刮毛刀了。所以你得再来一回。”


“怎么来,胡来啊?”


“重来!”


“不去。”


“去你的!”


我记得最后一刻我看见那个光球里伸出一条毛裤腿,然后我就被他狠狠踹下来了。刚开始感觉是有点迷糊,后来身体一冷一热的,等醒了之后再看自己就变成这样了。


我这受的都是什么罪啊!报复,我要报复。借着我现在可爱呆萌的躯体,先把天墉城搅个天翻地覆再说!擒贼先擒王,我决定先从大师兄下手。可我这先哭后闹似乎真的没什么效用啊,大师兄怎么转性子了,他怎么开始对我这么有耐心啦?又是亲又是哄得,不符合人设啊!本来说好的剧情呢?你一骂我一闹,师父正好过来瞧,斥你对我太糟糕,你说都是为我好,二人争论日复日,天墉鸡飞狗又跳。不给力,hin不给力!


话说回来,其实这三年的事儿,包括大师兄对我的好我都知道,可我就是气不过之前他总因为屠苏的事凶我,大师兄真是的,明明喜欢我,就是死鸭子嘴硬,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灌输的错误观念,打是亲骂是爱,爱你妹啊,多让人桑心啊。宝宝有小情绪,宝宝严重不开心。所以我就不停哭闹,让他抱我,我试图用我仅有的一丢丢体重压死他,然而貌似每次都是我溺毙在那口大白牙里。我记得我睡着的这些年他才渐渐懂得说喜欢我,知不知道我等那句我心悦于你等得多辛苦啊。我醒了你又诓我当你的道侣,好歹是个掌门,居然不知羞。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要缠你一辈子。哎呀,又想起大师兄的笑容了,大白牙一闪一闪的,简直就是个刺目童子,可怎么就看不腻呢,讨厌,捂脸脸。


 


至于紫胤真人还是要与他对决到底的,可看在他是我师父道侣的份上,我下手轻点就是了。这些日子,每次我粘着师父的时候看见他五官都皱变形了,我心里就暗爽到飞升。怪不得山下都管道士叫牛鼻子老道呢,是像,确实像。明天就跟师父讲送他个鼻环,身上再画个和他名字相配的紫印。完美!ღ( ´・ᴗ・` )


 


陵端难得有时间坐在习武场的台子上晃着小腿儿当一个安静的美男纸。他右手举着跟竹筷子,左手抱着小越越,张着小肉嘴咬了一口插筷子在上的苹果,吧唧吧唧得嚼着香。


 


大师兄给的果子真甜,晚上还要。他去给新弟子们指导课业了,也不知道几时才能结束,有点想他……还等着他表演用梨涡给我夹大核桃吃呢……


 


当陵端正无聊的想东想西时,就听见大老远飘过来一句中气十足的话,差点给陵端吓了个跟头。


“端儿啊!师父提前回来啦,晚上陪你去下山去看灯好不好!”


我去!我不去!紫胤那个老头怎么那么不成事儿啊!都看不住师父。我可千万不能让师父抓住,不然晚上扰乱了他们的二人世界,紫胤又该找大师兄麻烦了,到时没人护着我,我肯定又得寄存在师父那,陪他玩好累啊。三十六计走为上!扯乎!


 


 


适逢中秋,今天的晚课下的格外早,众师兄弟都跑出去赏月看灯了,芙蕖、红玉、屠苏一众想带上小团子去山下的逛灯会,可四下找寻也没料到陵端的影子,几人又去大师兄房里要人,然而进了门才发现只有大师兄一人正独自在房中看书。


“大师兄,二师兄呢?”


“我也没见到,看来是你们晚了一步,说不准是被陵川、肇临他们先带走了,不过更可能是被师父抱走了,这会儿怕是咱们妙法长老去要人也讨不到半点便宜。”


送走众人陵越突然听到传来床下一阵响动,便一手执了霄河去挑窗幔,结果便看见陵端手中拿着半块糕饼,躺在床下睡得正香。陵越放下剑,将人抱出来,替他擦掉嘴边的糕饼沫,才把人放到床上用被子盖好。


没多久,陵端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的张手要大师兄抱。


“怎么躲在床下睡着了?”


“我不想让别人找到我。”


“带你去玩你也不去么?”


陵端眼珠滴溜一转:“我想陪着大师兄啊,听师妹姐姐说你每年中秋都一个人过,那一定很寂寞吧,今年端儿陪你过呀。”


“你想怎么过呢?”


“嗯......”陵端想了一会儿,期待的竖着食指说:“大师兄,上天吗?带我御剑带我飞啊!”


 


那天晚上,山下秦川灯市的许多百姓都看到了一道蓝光盘旋在天空之中,久久不去,只有天墉城的众人才知道,那准是天墉掌门禁不住小家伙撒娇,满足了他师父都不曾满足过他的愿望。当然除去事后涵素真人以此为借口将陵端抱走1个月不让所谓的危险分子靠近暂且不提,一切还是很圆满的。


陵越抱着陵端御剑至一处高阁,阁顶可见到秦川灯火辉煌的景色。坐在陵越身边的陵端抱着陵越的胳膊,向他靠了靠:“大师兄,你以后会陪着端儿看灯看月亮,从修道成仙谈到山下齐婶的莲藕猪蹄吗?”


“会啊,端儿想看多久就看多久,想谈什么就谈什么,大师兄都陪着你。”


“那陪一辈子哇。”


“好。一辈子。”


 


陵端环上陵越的脖子,觉得今天他的大师兄值得拥有一个爱的么么哒(づ ̄3 ̄)づ╭❤~


 


(完)


————————————


参与猜文请点目录链接,在文章评论下猜作者不计分。

评论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