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小欠 - / /、

熊孩子们的作死之旅(中)(欢乐小甜饼,腹黑家长ec vs wanda&pietro)

cherikpotter:

上:http://snarrypotterec.lofter.com/post/1e991a0a_eda7595


wanda在pietro打开门后直奔进她的房间,从衣服里掏出那本把她的肚皮都磕红了的书,埋在枕头底下,但她左思右想,感觉还是不能放心,故又把它转移到床单下方。


又过了几分钟,她意识到如果charles给她讲睡前故事的时候正好坐在了书上面,一定会起疑的,便又把书翻出来,塞到去年英语书的封皮里,随意的插进书柜的一排课本中。


pietro倚靠在门边,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变着法子藏书,便询问道,“你把书扔书包里不就得了,charles daddy绝对不可能翻你的书包的。”


wanda瞪了他这个没有心眼的弟弟一眼,“爹地刚才要你从我书包拿纸巾的时候,你脸上惊恐的表情相当于直接告诉他我书包里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好吧!”


“爹地顶多只会怀疑,如果找不到证据的话,他也不能给我们定罪是吧。”pietro觉得wanda有些太过神经质了,“ 况且,爹地也许啥都没看出来呢。”


“但愿吧。”在外边跑了一天,在车上的时候又不得不精神高度绷紧,wanda感觉到浑身的力气都丧失殆尽了,她脱掉外衣,躺倒在床上,过了几分钟便沉沉的睡着了。


·······································································································································


这边厢,erik打算进厨房做饭前,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扫了一眼 令他熟悉的号码,摇摇手指头,向望向这边的charles示意由他来接电话。


“你好。嗯??哦,是的没错,那真是谢谢你的关心了,再见。”erik回应的声音从平静到疑惑,最后再到压抑着风暴的低沉。


“亲爱的,你还好吗?“charles见丈夫青筋暴起,愤怒的直接把话筒摔在了沙发上,便走过去,贴在他身旁,安抚的拍他的肩膀,”pietro这次又干什么了?他炸学校了?”


“不,这次的主谋不是pietro.”erik气急而笑,“wanda为了逃课,向老师撒谎,说你的腿摔折了他们得回家陪在你身边。alex此次打电话就是为了来询问你的‘伤情’,顺便夸奖两个孩子‘懂事’。”


“所以我刚才的推测全是对的,我并没有冤枉他们。”charles倒是很平静的接受了erik告诉他的事实。


erik皱眉,他不能理解charles的表情为何淡定到毫无波动,“charles,你怎么一点也不生气?他们居然为了逃学,不惜编出你受伤的谎话。”


“哦,亲爱的,原来你是在为这个感到愤怒啊。”charles为丈夫偏到不知哪里去的重点咯咯笑起来——“我爱这个人总是跟我不一样的看问题角度,而且我每天感觉都更爱他一些。”他甜甜的想。


于是他情不自禁的挪坐到他大腿上,和眉间写满烦恼的他面对面,伸出手贴上他坚毅的脸庞,抚慰他隐藏的、只对他一个人分外柔软的内心,“erik,看 着我,我在这里,好好的呢。”


午后的阳光晕染在charles鸢尾色的蓝眸中,内里涌动的温柔让erik呼吸一窒——他把近到咫尺的爱人紧紧地揉进怀里,手掌摩挲他曲线优美的肩背。


“我知道,因为我不会允许你出任何事。”过了一会儿,他在charles耳畔旁沉吟,发出深情的誓言,惹得charles一阵脸红心跳,扑过来吻住这个只给他说情话的、古板德国人的薄唇。


·········································································································································


被抱着在沙发上亲吻温存了一会儿后,charles慵懒的靠在erik肩头,“所以 这次你想如何处理?”


“charles,你肯定不会同意我的惩戒方式。”


“你只要不打孩子,咱们都好商量。”


“我要打的话,也只会抽pietro的屁股。这次肯定是他唆使他姐姐干的。”


“啧啧啧,erik,你看看你这心偏的。不过我倒是以为,这次其实是wanda先出的主意,她一定是出于什么重要的原因才会不得不撒谎逃课,我对我们养大的宝贝女儿还是很有信心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先按兵不动,等暗自找出她带pietro逃课的缘由后,再决定施以怎样的惩罚。”


“是的,不过这是我的意愿,你知道的,我总是持有hope。”charles望着erik的眸中透着探究,他深知他的丈夫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总是与他有着诸多的分歧。


“你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erik对他点点头,他在这件事的处理上赞同charles的方法。


charles因为他们本次难得达成的默契孩子气的欢呼,erik宠溺的看了一眼他摩拳擦掌准备整人的得意样子,起身去厨房为一家人做晚餐了。


·······································································································································


charles在楼下叫了几声“孩子们,吃饭啦。”,没有人应,于是上楼走进孩子们的房间,推开门发现两个孩子正背贴背睡的香甜。


他帮他的小天使们掖好被子,静静的在床边站了一会儿,感觉到心渐渐的 柔软下来,“算了今天暂且放过你们两个小坏蛋。”


捡起孩子们丢在地板上的外衣,正准备轻轻带上门的charles却突然停下 脚步。他观察到了不对劲的地方——wanda从某种程度上继承了erik的强迫症,她书柜里每一排的书都是按照从低到高的顺序摆放的,而现在某一排 中确有一本显眼的特例。


“哈,看来明天是时候让你们的爸爸来个大扫除,让我来次钓鱼执法了。”charles拖着下巴,眯着眼睛微笑起来。


而pietro和pietro在睡梦中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评论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