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小欠 - / /、

【EC/ABO/无能力AU】我可能怀了个假baby(上)

三禾君:




“Charles Xavier,你是不是傻!”


正在被训的家伙可怜巴巴的窝在沙发里,抱着膝盖蜷成小小的一团,许久没修剪的头发长的快要碰到肩膀。


Erik无视他认错的委屈样子,继续对他咆哮,“就算Shaw是个混蛋,你也不能撒这种谎,9个月后你上哪生出个孩子来?”


Charles抽了抽鼻子,“我现在去做试管婴儿还来得及吗?”




Charles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情急中编出这种谎。


他的顶头上司Shaw对他的不满由来已久,今天上午终于对他发难。


“我想你未必适合现在的职位,”中年男人夹着一卷文件忽然出现在实验室旁边的茶水间,他在这个年纪已经带上了老花镜,一丝不苟的背头让他的气质更添几分刻薄的优雅。


“也许你可以考虑离开Genosha?”


与他的细致打理形成鲜明对比,好几天没能回家的Charles原本在咖啡机旁狼吞虎咽的吃早餐,在听到离开两字时失手弄掉了汉堡里的肉饼,一大坨番茄酱随之糊在刚刚清洁过的地上。


Charles所在的团队在这间生物科技公司的药品研发已经进入关键时期,Hank和他刚刚没日没夜的熬了一整个星期,突破了一个困扰许久的瓶颈。可现在,Shaw要踢掉他?


“不,我哪也不去。研究就快成了。”


“我会赔偿你一大笔钱。当然,出于公司信息安全的考虑,我这里有一份声明,在接下来的五年内,你不能就职行业内其他公司相关岗位。你现在就可以签了它。我本来想叫你去我的办公室,可你总是忘了我找你的事。对了,给你个建议,”白发的中年人伪善的说到,“我一直认为你更适合去大学教书,而不是来我们这种公司。”


“你不能开除我,”已经好几天没睡的Charles忽然灵光一现,“我是个Omega!”


“你确实是Omega,”Shaw几乎不能察觉的皱了一下眉,“但这个决定并不涉及任何歧视。”


“是吗?”Charles接话,“也许吧,但我是个怀孕的Omega.”


感谢《Omega平权法案》,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优先保护怀孕和哺乳期的Omega.




Charles向头顶上的全部神灵发誓,他当时真的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来着。


“哦?是吗?”他的好友,Genosha法律部门的Erik用力的戳着他的小肚子,“可惜你这里面除了刚刚吃完的垃圾食品以外什么也没有。本来你只是失业,现在可好,还要算上欺诈!”


Shaw在听到Charles的怀孕宣言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立刻通知了Erik,还强烈要求他请假送Charles回家。


“Charles怀孕了?!”


Erik觉得自己当时大概吼的整层楼都听见了,他在Emma、Azazel和那个新来的实习生Angel的注视下拿着车钥匙跑了出去。


“不是这样的!”Charles开动了全部的智商,“在显怀之前我们有四个月时间准备,也许我可以现在出门去找个Alpha?”


“不敢相信你还想圆这个谎。”Erik痛苦的捂着额头坐下,“我认为你应该立刻去洗个澡然后和我回Genosha找Shaw坦白。然后我会帮你和Shaw对峙直到他收回对你的辞退。怎么样?”


“可那样他就知道我骗了他。”Charles顶着他那头一个礼拜没洗的头发挪到了Erik旁边,“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我赶出研发团队,拜托你Erik,就给我四个月,好吗?”









“我买了复合型孕妇营养片剂、弹力裤、维生素片、缓解妊娠纹的凝胶、Omega孕期专用抑制剂——当然里面换成了常规的,你可别给Hank看见。真不敢相信,我要和你一起至少欺骗大家四个月?”Erik一样样把买回的东西放到桌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Charles装可怜的攻势中败下阵来,还成了Charles的“同犯”。既然Charle要假装有孕在身,他们就得准备好一切。Charle得在保证加班的同时,在Shaw眼皮底下不出破绽。


“或者你成为新药的绝对功臣,或者你生个小孩。”Erik概括了目前的窘境。“我在干什么?还是个法律顾问呢。”他抱怨。


“不是欺骗,”洗好澡没多久的Charles看起来湿漉漉的,“这是什么?”他拿起那条弹力裤。


“店员说很适合怀孕的Omega穿。”


Charles立刻换上了弹力裤,“天啊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舒服的裤子,我真该早点怀孕的!——Erik拜托,我们只是让真相迟到一点,但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的,你该相信我。”


“还记得上次你让我相信你,然后酒精中毒进了医院。”


“嘿!”被戳穿过去疯事的Charles反驳道,脸有些红也不知是因为洗澡的蒸汽还是因为丢脸,“你也没比我好多少,你那时拉着我隔壁床的大叔说了一晚上总统新签署的教育法案。”


“你根本昏迷了没有发言权,至于第三方证言,那个大叔言过其实,不符合事实。他只是想找你搭讪。”


“我们能不谈论大学了吗?”Charles正色,“要是在预产期前我们的新药不能进入临床观测阶段,我就要被Shaw干掉了!”


“我都不知道哪种情况更糟糕。你变成被告还是生小孩。”


“说到这个,”Charles拿过来他的上网本,“我刚趁你出门的时候注册了精子库的网站。你看,他们连毛利人都有!还是高学历,在尖端科技公司就职,你能想象吗?”


“能。”


Charle卡了一会儿壳,“你简直是个话题终结者。”


他继续浏览了一阵,一双兴奋的圆眼睛扫过罗列出的优秀条件。人种、学历、身高、体重、爱好,Erik对屏幕上的信息并不感兴趣,于是开始帮一个星期没回家的Charles打扫房间。


“你没雇钟点工吗?”当Erik打开吸尘器,Charles自觉的缩起腿蹲在了沙发上,Erik终于忍不住抱怨起多年好友糟糕的生活习惯。


“就算你自己不爱收拾,以你的收入雇个钟点工有问题吗?”


“我雇了,她上两个礼拜和我申请了探亲假,还拜托我不要找他们公司的其他人。你看这个怎么样?”Charles显然事实上完全忽视了他的问题,忽然递过自己的上网本把网页伸到他鼻子前,“金发碧眼爱健身,六英尺四英寸,常青藤毕业双博士学位……哇哦。”


信息严格保密的网站上当然不会有捐献人的照片,Erik扫了一眼推开了上网本,“我得提醒你Charles,你是学生物科技的,拿全额奖学金,跳级完成学业;但Reven只能勉强考上社区大学。你们还是同一个父母生的呢。基因并不是孩子健康聪明的决定因素。”


“道理我都懂,”Charles在他提到Reven的时候翻了个白眼,“但是别这么说我妹妹行吗?”







事实证明,他们都搞错了事情的重点。


第二天Erik把Charles送到公司,在电梯口遇见了Emma.


“嗨,Charles,你怀孕了?”


他的副手单刀直入的打了招呼,并直截了当的抛出了想问的问题。


“是的,”Charles露出一个简直可以说很甜蜜的笑容,还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Erik感觉自己重新认识了自己朝夕相处的工作伙伴。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当电梯中只剩下两人,Erik终于朝那个女性Alpha询问。


“我只是问了大家都很想知道的事情。我想在Shaw的有意宣传下,整个公司都知道了。”


“他想把Charles从重要岗位调走?”


Emma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这么想?他知道你是Charles那边的。他要是这么做了,法律部没人会为他去和工会对着干。”


Erik默认了这一点。


“对了,公司的人都觉得你是经手人。”


也许是电梯里不说点什么太无聊,Emma又抛出了一个惊人的话题。


“什么!”


“你是不是?Charles孩子的爸爸。”


“当然不是!我们只是朋友!”Erik矢口否认,恰好这时电梯停了下来,想进来的人看着里面的两个人有点踟蹰,Emma似笑非笑的往旁边退了一点,Erik狠狠瞪了那个陌生人。




很快流言就传开了。


“所以Charles其实是那种人?真看不出来,不过他长的挺可爱的。”


“怪不得没被标记。”


“我一直以为他和Erik有什么,才不信Alpha和Omega有什么纯洁的友谊呢。”


“也许只是Erik眼光太高?我听说公司好几个人对他有好感都被拒绝了。”


“根本没拒绝,是被他吓的说不出来吧。”


“你真过分哈哈哈哈哈……”


Erik甚至看到Angel在午餐时间和楼下的另一个实习生交头接耳,两个人还偷偷的看了他几眼。


“够了,你这个失婚Alpha,”Emma敲敲他的桌子让他回过神来,“你只是被Charles拒绝了,别拿眼神杀人了好吗?”


“我没有被Charles拒绝。”


“对,你没有,”Emma耸肩,“你只是没当上他孩子的父亲。”


Erik正想驳斥她,自己的手机适时的响了。


“Reven?”


他起身去露台接电话,果不其然在临市上学的哥哥保护者毫无自觉的扯着嗓子大叫:“我哥哥怀孕了!我还是看他朋友的Facebook知道的!”


“谁发了Facebook?”


Reven已经毫无衔接的进入了下一个话题,“所以他终于向你表白了?”


Erik的脚步为之一跄。


“先回答我第一个问题。”


“是Hank.我什么时候做姑姑?”Reven飞快的回答,并且又问了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不去问问Charles?”


“拜托,中午去打扰一个嗜睡的孕夫合适吗?”


“你该去亲口问他,关于孩子的问题。”


Reven深深的吸了口气,“等等,”她说,“难道说孩子不是……天啊不是你的?”


然后她就挂断了电话。




Charles你到底要给我制造多少麻烦。


被Reven挂掉电话的人终于决定趁午休去看看自己假装怀孕的朋友,他坐电梯去了实验室那层,却在门口遇见好几个不是实验室人员的家伙.


“你们在干什么?”


他困惑着看着快要扎堆的人,其中一个熟悉的面孔热忱的和他打了招呼。


“Erik,你怎么也来了?”


“我来看Charles.”


“哦,是的是的,朋友的关心是很重要的。说真的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们是一对。”


Erik推开实验室的门,一个带着午餐来的女性Beta正在给Charles介绍菜色。


“我可以帮你做些吃的。”


她怜爱的看着正在大口吃菜的Charles,“遇到不负责的Alpha不是你的错,我们都可以照顾你。”


Charles点点头,看见Erik走进来,立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停止这些围观。”Erik端起她的餐盒塞回给她,“你们来公司是工作的。”


“Charles不是只有你一个朋友,你不能替他把我们拒之门外。”


那个好心的女士还想挣扎,Erik挑挑眉,“我认为我能,我就是他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评论

热度(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