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小欠 - / /、

【一八ABO】【尘风】上错花轿嫁对郎

言晤酱:

ABO设定。




旭日初升,清晨第一束光映进纸窗之时,长沙便开始锣鼓震天,张启山站在长镜前,随意捯饬了几下衣着,就是问道:“长沙今日还有成亲的?”


听到问话,站于一旁的张副官这才走到窗户旁,两指挑开帘布,瞧了瞧“看这方向,约莫是齐八爷府上。”


“奇门八算?”


张副官点了点头,“前些日子,小八爷分化成了坤泽。”


整理领口的手还是一顿“这轿子是要抬到哪?”


“隔壁乡镇,一制香世家。”


“哦?”齐家向来以卜卦占算闻名,可以说与香料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思及此,张启山还是来了兴趣“想不到齐老爷也会舍得?”


“舍不得又怎样”张副官嘟哝了声“在这长沙能与齐俯门当户对的也就剩九门了,这符合未娶与乾元条件的,也就只有您了,奈何佛爷身有婚约。这不,那户人家与齐老爷子交情正浓,想来,八爷过去也不会受什么委屈。”


“自我当上九门之首,其余几门也都挨个拜访过,唯独这齐家是闭门不愿见客,也曾听闻,小八爷脾气可是傲的很,他会如此乖顺?”


“可小八爷却有一大弱点。”


看张启山感兴趣的转身一撇,副官又是道:“贪吃。”


像是应景一般,窗外正是晴天之下劈了一闪电。


看来,是要下雨了。


至于这轿子,一出长沙城就正好落了雨,轿夫与随行伙计只好就近看了间破庙直往那冲,这脚程一块,免不了就是一通颠簸,这晃悠的将本已昏睡的齐铁嘴硬是给摇醒了。


等齐铁嘴迷蒙的挣了眼,轿子正好也稳当的落在了破庙内,这将遮门布挥开,也不顾伙计小满的搀扶,就是往角落一奔,整个人都开始吐了起来,瞧得小满也是不住抚着胸口,难耐的咽了口唾沫“八爷,还好吧?”


“好你爷爷个腿,你颠一次?”这好不容易起了身,齐铁嘴就是一通抱怨,随后才是看清了周围“爹居然动真格的!”说着就是撸起了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往外面跑。


好在小满幼时就在齐八爷身边陪同长大,这长年要看住不让闯祸,也算是练就了一身的应变能力,当下就是胳膊一栏,把人给拽了回来“八爷,此处已离长沙很远了,何况现下大雨倾盆,你能往哪去?”


“那我也不能去!”


看齐铁嘴如此倔强,小满只能挤了两下眼,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老爷说了,如若此趟走不成,可就要将我们都赶出长沙的。这外面战火连天,没了立身之地,我还算好,毕竟只是孤儿一个,可他们”说着也对呆立在一旁的轿夫做着眼势“都是有着家眷的,这还怎么养活。”那帮子轿夫也是明白人,立马就跪伏在齐铁嘴脚边,一个个只管哭诉。


“平时也没看你们这么惨。”齐铁嘴垂目思筹了半响,也只是理了理被拉扯的有些褶皱的下摆


看那人有些松了口,小满这才用脚摆了摆轿夫“文俯也是书香门第,过去绝对不会吃亏。没准还能顿顿吃个莲藕炖猪蹄..”这话还没说完,就是耳膜一震,只听齐铁嘴一声怒吼“还吃?谁知道下一次除了迷药还有什么!”


这边话音刚落,就是看另一队人马抬着轿子就是往庙里躲,这刚将东西都放下,里面就有一人一挥帘子踏了出来。


“呼,你们还能在抬的快些!”两眼一瞪就是将人哄到了外间“这地儿太挤了,你们还是去外面躲雨,让我清静会。”


虽说只看到了那人的背影,齐铁嘴内心还是带了些佩服,瞧瞧人家这对待伙计的态度,又是看了眼一旁收拾的小满,不免是轻咳了声“你们也跟着一起去。”


看人都走光了,齐铁嘴这才上前一步,而那人也正好转了身。


两人这么一瞧,也是笑了开


年纪相当的两人,好不容易在这种环境之下遇见,自然是聊了开


“如风,你这队伍是要去哪?”齐铁嘴拉着陈如风就是旁侧草堆一坐,顺手也将两人的大红布头放在了一处。


“似乎是长沙罢。”


“还真是,我从哪里出,你就往哪里去了。”惆怅了会,齐铁嘴这才问对了方向“你与你家那位是如何相识的?”


“不认识。”看齐铁嘴一脸懵懂,也就顺带解释了通“还在娘胎时,我爹酒后应下了。你说,我这好歹武功卓群,这要是跟个将军在一起,还不得打起来。”说着就是下颚撑在掌间,又是好奇的问道:“你呢?”


“吃了顿迷药,稀里糊涂就到这了。”那股子悔劲,从咬牙切齿中也就能看得出来。


“想不到你好这口..这东西我家还私藏了几包,下回带给你。”


看那人一脸的无心肺的模样,齐铁嘴更是捂上了心口,气也没处通。


正在这时,外头的雨也是停了下来,听着杂乱的脚步声,齐铁嘴就是叹了口气,拿过盖头就先替陈如风掩住“有缘再见吧。”


等人都来齐了,只见穿着相似的两人各自站在轿前,小满上前辨明了一番,这才牵起一人直接塞进了轿中“放心吧,我不会认错的。起轿!”


 


路程中又是被一通颠簸,齐铁嘴可以说是在反胃中昏睡了过去,等醒来,只发觉背后高床软卧,身躯一扭就是起了身,连带着额头还有些昏沉。


等回了神,齐铁嘴刚想出手扯开布头,就是听到军靴踏步而来的声音,当下也就稳坐榻上,那严肃律己的样子,想来都是不常见的。


而这边,张启山刚将一众劝酒同僚推给副官来挡,而自己是闪身就往新房一躲,听着外面熙攘逐渐走远,这才放心的坐到桌边,这刚喝了杯热茶,就是对那有些局促的人笑了声“紧张?”


齐铁嘴平复着心情,这手指却还不听使唤,直勾勾的紧攥住喜单,掌心还不住的出汗“一回生二回熟,下次也就不会了。”


对于这跳脱的思路,还是让张启山不禁挑眉“这还未洞房,倒想着二婚了?”


被张启山这么一解释,齐铁嘴才发觉似有不对,只得闷咳了声“还是先揭头巾吧,饿了..”


“敢情是为吃饭来了。”话虽这么说,手也没闲着。张家以二指奇长闻名,这回倒也是张启山第一次用它来干这事,修长的指尖只将盖头撩开了一边,本有些玩味的表情顺势凝固了下来,随即又是将那物轻放在了床头“如风?”


突如其来的光线到底是让眼睛受着刺激,只能眯着眼适应了起来,等恢复了瞧见张启山,齐铁嘴才是一个起身,连指着来人的指尖都不住发颤“张启山!”这下是换了齐铁嘴楞了神,这出城门溜达了半圈,怎么还被送了回来。


许是被这音量给震到了,张启山不住揉了揉耳垂“不愧是练武世家,中气挺足。”


说到这,聪明如斯,也是明白了过来。想来便是那场雨将两人的轿子给搞混了。


齐铁嘴这一站起来,才发觉在这环境之下,怎么都显得不对劲,好在这情况没有维持多久,张启山就问道:“想吃些什么?我吩咐人去做。”


“莲藕炖猪蹄!”几乎是想都未想,话就蹦了出来,似乎是忘了在这上所吃的苦。


“吃的这么补?”带了疑问的话,张启山也没停下步子就对着守在窗外的副官吩咐,随后又在那人要转身时,适时补了句“东西送来了,就退下吧!”


张副官年岁不大,懂得也是不少,当下就一个了然的飞眼送了过去,还不忘踢了个正步,大喝了声“是!”


这一下更是让齐铁嘴一天之中好不容易喝进嘴的茶水尽数喷出。


这最尴尬的,莫过于空气仿佛都静止了。


齐铁嘴盯着张启山,无言以对。


张启山看着齐铁嘴,意犹未尽。


直到吃起了炖猪蹄,张启山才看着那人的吃相,做出了客观的点评“不愧习武多年,这吃相很豪迈。就像前些时间送到后厨的小白猪。”


“你被饿一天试试?”在这胡吃的当口,还不忘抬眼上下打量了番“我看你更像是凶兽,穷奇。”


张启山并未答话,只是等着那人吃的停下,才拉着齐铁嘴,直接坐到了床沿。


看张启山二话不说就开始解了腰带,这才吓得忙用手掌捂住眼“有话好好说,别脱。”


“不脱,说不了!”最后也就剩了件里衣,张启山才停了手,转而握着齐铁嘴的手臂,给人拽了过来“以后总是要看的,怕什么?”


不是..你这要给人看,那怎么数也不该是我啊!我与陈如风好歹也有了同避雨的交情。朋友夫怎可看!


当掌心触上有些温热的胸口,齐铁嘴还是被那人肩胛上显出的纹身给晃了眼“佛爷,你这怎么还会现出穷奇?”那张牙舞爪的凶霸样,却又服帖的现了行,仿佛就该待在那一般,这么想着,指腹依旧不住的摸擦。


穷奇本就因燥热才会现出,如今被冰凉指尖触碰,难免还是让张启山心猿意马了起来,瞧着那人有些泛红的耳尖,还是握住那人停留在心口的手,距离也是一把拉近了“我们可以慢慢研究。”


帘布不知何时已被拉下,只剩大红喜服飘然落地。


..........................................................................................................


最后并没有拉灯,看过原剧的,懂得,圆房还得往后




这似乎是个暴露年龄的故事,


定好角色之后,才发现还是挺适合的


安逸尘对应齐天磊,世家公子,不过身体不弱。


陈如风对应李玉湖,练武世家,武功了得。


佛爷对应袁不屈,都是将军


八爷对应杜冰燕,聪明。





评论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