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小欠 - / /、

【越端现代ABO】既近且远02

踏歌而行:

*ABO设定ABO设定ABO设定(重要的说三遍……第一次写ABO,设定不严谨……请让我随意吧>”<)


*ooc的锅我自己背,与人物角色无关。






02


 


陵端将吧台后方的酒杯排列整齐后,专心地在水槽旁洗着柠檬,酒吧一晚上的柠檬用量不少,必须要先准备好足够的用量。


 


离开特警队后,陵端不知道除了警察相关工作之外,他还能做什么?正在仿徨时,刚好巧遇同是已经退役的特警队学长,时樾。


 


时樾在知道陵端已经退役之后,并没有多问他退役的原因,只是表示他开的酒吧正缺一个服务生,不知道陵端有没有意愿去他那工作。茫然没有方向的陵端,对新工作正是求之不得,立刻答应了时樾的邀请。


 


陵端原本在酒吧内担任服务生的工作,当他被时樾发现他是竟然成了OMEGA时,时樾非但没有把陵端辞退,在了解了陵端为什么会从BETA转变为OMEGA的来龙去脉后,还帮他安排调酒的课程,将他调去吧台内担任调酒师的工作,不再让他在外场担任服务生。


 


对此,陵端非常感谢时樾,毕竟一个OMEGA在酒吧内担任服务生,对那位OMEGA来说并不算安全,也容易为酒吧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许多酒吧店的老板都不愿意聘请OMEGA。


 


还好陵端身为OMEGA的信息素并不明显,而且他一转化成OMEGA时就被陵越标记,被注入陵越的信息素,因此他平时偶尔溢出的信息素反而是陵越雪松的冷冽气味更为突出,遮掩了陵端自己的丁香花香味。


 


陵端平时在吧台工作,吧台里有各种的酒香、以及调酒用的水果香味,对于陵端的信息素提供了完美的掩护,因此他在这工作了三年多,绝大多数的人都以为他是BETA,知道他是OMEGA的少之又少。


 


这也让陵端可以安心地在这工作。


 


陵端擦柠檬擦得专心,一旁原本在清点酒水数量的时樾却突然靠了过来,凑在陵端的脖颈处闻了闻—


 


“你的情潮期快到了吧。”时樾皱起了眉头,“丁香花的味道变浓了。”


 


陵端下意识地捂住自己颈后的腺体,鸵鸟般地感觉这么做就能掩住自己信息素的溢出。


 


“应该就是这个星期五吧。”陵端摸着自己颈后已经微微显现的腺体,老实地回答。


 


以前他是BETA,陵端并不明白一般的OMEGA到底是如何预估自己情潮期发作的时间,对他来说,在他情潮期发作的前几天,在颈后原本几乎看不出来的腺体就会慢慢浮现,然后逐渐肿胀发红……他以腺体变化的情况来衡量自己情潮期发作的日期,倒是相当地准确。


 


“星期五?”时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从今天起你开始休假吧,等等你把柠檬处理完就回家休息。”再三天就情潮期了,这家伙还真是不怕出事!


 


“我没事的,”陵端摇头拒绝,“我星期四开始休息就行。”


 


“你确定?”时樾看着陵端,颇为无奈;这学弟虽然是OMEGA,可性子却是固执地很。不过若是他可以上班也好,这个时间点要临时调人手过来补班,的确有点匆促。


 


“嗯。”陵端应了一声,继续处理着他那一整盒的柠檬。


 


陵端并不想太早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无所事事、等着情潮期发作,那会让他胡思乱想,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等待着ALPHA临幸的可怜OMEGA……更何况他跟陵越的关系除了这荒谬的标记之外,完全无关情爱。


 


“你明天完成开店准备后,就给我回家去待着。”时樾虽然不赞成陵端拖到星期四才休息,也只能让一步。


 


明白这是时樾的底线,陵端也不再强行要求,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点完最后一瓶酒的时樾,突然问道,“你通知他了吗?”


 


虽然没说名字,不过两人都知道时樾口中的那个他是谁。


 


身为两人特警队的学长,又是陵端目前工作的老板,时樾是少数知道陵端与陵越标记关系的人之一。


 


陵端处理柠檬的动作顿了一拍,才继续将擦拭干净的柠檬摆放整齐, “通知了,他星期四过来。”


 


“喔。”时樾拍拍陵端的肩膀,原本已经转身要跨出的步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又侧过身来丢给陵端一句,“那……就放轻松,好好享受吧。”


 


呃……差点没顺手给时樾一拐子的陵端,看着时樾离开的背影,因为被调侃而染成粉色的耳朵,又慢慢恢复正常,原本生动的表情转为黯淡。


 


或许,因为两情相悦而标记的ALPHA与OMEGA,情潮期对他们来说是增进感情交流的时机,OMEGA确实能好好享受ALPHA的疼爱……可时樾忘了,好好享受的前提是两情相悦。


 


他跟陵越,与两情相悦一点边都沾不上。


 


每一次的情潮期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噩梦的重演,再再都在提醒着他自己当年的错误,以及自己失去了什么。


 


陵端想,也许对陵越来说,他的情潮期也是一种折磨,必须跟一个他根本不爱的人从事最亲密的接触。


 


陵端不是没有试过利用抑制剂来渡过情潮期,但是由于他的体质特殊,市面上的抑制剂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效,反而造成他信息素的反扑,情潮的发作情况更为严重,甚至危及性命。


 


就跟他刚刚转为OMEGA时,第一次情潮期发作的情况一样。


 


最后还是靠着陵越的重复标记,才稳住他的情况。


 


他又被他救了一次。


 


那一次陵越难得地发了火,沉着脸对他说,『你还活着。』


 


是啊,他还活着。


 


肇临死了、屠苏生死不明,只有他还活着。


 


他又有什么资格不好好爱惜自己这条命呢?


 


陵端缩在床上哭了一晚,他连不想活的选择权都没有。


 


陵端也曾经去医院评估过去除标记的手术可能性,由于他是人为强制性转为OMEGA,与性别自然觉醒的一般OMEGA不同,手术存在着太多不可预测的风险,沒有医生敢替他动刀。


 


把自己折腾了一圈,结果他的情潮期还是只能靠着陵越的帮忙渡过。


 


身为一个不正常的OMEGA,他所有的一切都跟普通的OMEGA不同,这只有这一点,倒是跟被ALPHA标记的普通OMEGA一样。


 


陵端觉得自己实在可笑极了。



评论

热度(109)

  1. 甜小欠 - / /、踏歌而行 转载了此文字